绾相思

最后那句我爱你(5)

江迤。:

5.


周梓安婚礼那天,我喝的烂醉。


我努力调着焦距避开迎面而来的人群,不知怎的就想落泪。


那年图书馆内出尘若仙的男孩,终于长成了沉稳大树。


这大树,也寻到了小巧玲珑的鸟儿与其日夜陪伴,也将不再需要曾为其遮风挡雨的,如今显得如此渺小的雨伞。


而这把伞,终究只能掩于泥土。


我眨了眨双眼,逃也般离开了充满祝福和笑声的教堂。


门外的簇簇梨花,洁白无瑕,一如那少年绽开的笑颜,恍如隔世。


踉跄跑到了街旁,看着车辆往来,行人喧闹,隐约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在街对面的咖啡厅旁笑着向自己挥手。


“甄越,怎么又晚了。”


我唇角不知不觉扬起,喜悦与兴奋冲散了心中窒息般的疼痛。


我磕磕绊绊跑向了少年,专注地端详着记忆中稚气未脱的男孩,满腹的情话堵在喉中,呼之欲出。


一声刺耳的喇叭声将我扯回神。我侧头,一辆车呼啸而来。


“嘭——”


我仰望着蓝空,时不时有飞鸟滑过,携走了我存余的时间。


身体不住抽搐着,有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颈侧喷出,粘腻而令人反胃。


终于结束了,真好。


周梓安,新婚快乐。


我眼前事物渐渐模糊不清,黑暗从睑边藤蔓般蔓延。隐约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嘶声力竭地喊着什么。


我无力地合上双眼,嘴角笑意愈发地深。心底漾起了一点小小的幸福,一切情绪也随着殷红的流出烟消云散。


其实,周梓安,我欠你一句没关系。


你为了前途,放弃了我,找了那她,没关系。


你指着颈上的吻痕一脸讽刺地笑我太过认真,没关系。


你无情的离开,任我独自沉溺垂死挣扎,没关系。


你结婚前还想和我纠缠不休,没关系。


没关系,没关系。我不恨你。


是我自己爱上了你,是我自己瞎了眼。


不怪你。


就这样吧,周梓安,周梓安。


周梓安。


“病人失血过多,我们已经尽力了。”


西服革履的男人,坐在急诊室外,双手抱头发出了野兽般的低鸣。晶莹的液体顺着他半垂的脸颊,滴到了光洁的地板上,映出了悲怆的绝望。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别文艺了,搞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成成成,我直白点儿行了吧。嗯,周梓安,我甄越爱你,比贼还爱。


——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


干瘪的手指覆上了镶着金边的字体,带着无限眷恋与悔恨,细细描绘着一笔一划,仿佛这样就能透过时空,看到那昔日坚朗的面孔。


“甄越,我爱你。”


伴随着一声低叹,佝偻的身影重新拾起了墓旁的草帽,一步三回地迈出了春风轻抚的田地。


我还是将自己被判了无期,终日陪伴着你我曾经的点滴,永无止境的悔恨惋惜。


对不起。






评论

热度(6)

  1. 绾相思江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