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相思

【言许】还记得吗?(又名和室友约好的BE我也很无奈啊

Andra是名字的另一半:

题目_还记得吗


配对_李泽言/许墨


分级_G


警告_主要角色死亡/BE


设定_生物学教授许墨


 


角色不属于我!为可能存在的OOC致歉!没有beta为可能出现的虫致歉!


服务器怎么还没维护好!


 


正文: 


在CBD,那些刚刚入职的应届生和自主创业的年轻人看到的是橱窗里的灿烂未来,机遇,金钱。令人羡慕的心态。


李泽言不知道华锐能不能挺过这一个股市寒冬。讽刺的是,恋语市今年的冬天异常温暖,集团整栋楼的空调都被控制在21度,吝啬至极——他桌子上的咖啡早就冷透了。十点,除了顶层他的办公区亮着灯,秘书处和技术部门还在待命,其他楼层的人陆陆续续都走光了。


 


距离美股开盘还有三十分钟。*1


 


对于一个可以停住时间的人,实力早就是他不变的常量,无法预知的只有命运之神的天平。真不幸,李泽言想,他所有的运气都用在了遇见那个人上。


 


 



 


第一次遇见是在恋大。那时的许墨还没有Professor的头衔,兢兢业业地在学校研究所做实验,有时候帮院长代几节课。李泽言也还是销售总监,在毕业季偶尔参加几场校招给HR把把关。*2他们没有什么相似之处——除了他们都足够年轻,风华正茂,年轻到走在大学里会被当成学生。


 


“同学!”一个气喘吁吁地女生拦住了许墨,“同学,请,请问逸夫楼在哪?我着急参加一会儿华锐的招聘会。”


许墨看到汗水把女生额前的碎发黏在一起,那代表着焦急、紧张、不自信。他回忆起那些关于人类情感的研究论文。


那是什么感觉?


 


“就在前面,在第一个路口左转,走到超市再左转,200米就是了。”


“谢谢!”那个女生立刻转身,朝着那个方向跑过去。


 


面试加油。


许墨在心里说。当你发觉一个人焦急、紧张、不自信的时候应该说这句话来安慰别人。他总是忘记。许墨想起上午在实验室给半块人类大脑切片的时候,助教问他:“你难道不觉得不舒服吗?”


他不觉得。他没有共情的能力。


他说:“习惯了就好了。”


 


 


他记得前男友和他分手的时候发的消息:许墨,你没有爱别人的能力。他记得中学老师打量他的眼神。他记得那些把共情能力的缺失与连环杀人案联系在一起的论文数据。他记得父母的离去,他什么都感受不到的那种令人窒息的无助。


 


习惯了就好了。


 


 


“您好,请问逸夫楼怎么走?”回过神,许墨看到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人问他。少年老成,也许是为了面试?一身看起来就不菲的西装,眼底有红血丝。紧张得没有休息好?还是打游戏到深夜?


 


“前面,第一个路口左转,看到超市再左转就是,很近的,”他说,“祝你面试成功啊,同学!”这次他记得加上了这句。


 


这个同学短暂地愣了一下才道谢离开。许墨希望自己没有说错什么,毕竟面试对这些学生们算一件大事。他依稀听说过华锐集团,无数学子趋之若鹜。今年秋招唯一的招聘会就在他们恋大,虽然他从未有幸体会过那种混杂着焦急与希望的感情,但他作为老师,还是毫无保留地祝福学生们前尘似锦。


 


然后不一会儿,他在食堂门口又看见了刚刚那位问路的男生。


 


 


 


李泽言是一个路痴。他是同学中第一个拿驾照的,平时就算去两个街区的地方也会开车——不是因为炫耀或者懒,纯粹是因为车里有导航。他刚刚坐了12个小时的飞机回来就马不停蹄地来参加招聘会,整个上午就来得及灌了一杯美式咖啡,现在还迷路了。


 


他讨厌大学。


 


“你还没有找到逸夫楼吗?”是那个刚刚那个人。


 


“好像是的。”


 


许墨差点笑出来:“你也不是我们学校的?至少要早点来啊!行了,我陪你过去吧,不远。说真的,你到底是怎么找不到的。”


李泽言哑然。


“其实我是这儿的老师,你这样的学生我见多了。”


“...”


 


逸夫楼就在两栋楼后面,但还是迟到了。许墨看了一下表,还差一刻钟14点。


“看来是迟到了,他们应该开始了。”


李泽言叹了一口气。时间,时间,他怎么会在时间上犯错。


“如果你想进去,我可以和保安说一声——”


“不用了。”


“可是,这么放弃机会不好吧?”


老师,你还记得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我去找保安’那句?”


“再之前。”


“呃,‘他们应该开始了’?”


 


等在门口的HR终于看到了他们,急匆匆地走过来。


 


“我什么时候到,他们才开始。”李泽言把名片插进许墨实验大褂的口袋,“谢谢你陪我走过来,老师。”


 


 


 


 


那个时候的李泽言还没有私人助理,名片上还真诚地写着他的私人号码和电邮。许墨发消息过来的时候他在看HR给他的简历——已经按照70%的淘汰率筛选过了*3,但还是摞成了小山。


 


20:46_失礼了,李总监。今天的事情你别放心上。


 


20:51_没事。是我该谢谢你。


 


20:55_招聘的情况怎么样?


 


20:58_还可以,你们学校还是有一些不那么无聊的人的。


 


21:01_还在恋大?


 


21:20_嗯,看简历。


 


21:21_那你住哪儿?学校这么偏。


 


22:22_一会儿在学校附近找一家旅馆将就一下,明早还要和同事在这边开个会,上午还要见学校领导。


 


22:23_你,确定能找到有房的旅馆吗?下下周考研,周围旅馆基本都满了。*4


22:27_我在学校的宿舍没有人,你可以去住。


 


正在一边痛骂接洽人员一边看简历的李泽言彻底吓到了。他们从见面到现在还不到12小时,这个世界怎么了?


 


许墨则毫无察觉自己的这个邀请是多么的诡异,他发誓自己只是想帮忙。这看上去是符合人类逻辑的。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不再回消息了。也许太累,睡着了吧?他想。


晚安。


 


 


 


他想再了解人类一点。


这句话说得有点怪,就好像许墨不是人似的。他把那些表情、小动作转换成数据带入到逻辑的公式,求得一个情感的阈。但到了李泽言这儿,他发现无解。而他是科学家的预备役,他从不缺乏耐心和好奇心。


 


他们渐渐开始一起出去吃饭。


 


地点多半选在市区。因为李泽言的时间是宝贵的,他从不在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上用他的能力。很久以后许墨知道李泽言可以停止时间,也知道了他这么定义那些记忆——“鸡毛蒜皮的事儿”。他们没法去那些食物精美却上菜太慢的餐厅,只能在快餐店草草应付。挑剔如李泽言者,曾经创下怼哭两个服务员和一位主厨的壮举。许墨在市区租了一个套间,因为他需要一个厨房——他做便当的手艺还不错。


 


那段时间他要评职称,学院要求发5篇SCI,*5让他的发量成指数减少。但李泽言依然吃到了“不那么难吃”的早饭、午饭、和晚饭。


 


华锐上市后的第一年,李泽言成为了总裁,有了可以跑前跑后订酒店买午餐的私人助理,名片上只有秘书的联系方式,买下了一套离市中心相当近的房子。


 


那天搬家工人来搬家具,不小心打碎了许墨的养金鱼的量杯。李泽言看着在地板上挣扎的金鱼,不知所措。


 


 



 


“我需要回恋大住。”


 


那天晚餐吃得是红酒烩鸡,李泽言也帮了一把手——买回了一瓶红酒,破天荒地。许墨没来由地说了这么一句,“我得回去住,这边太不方便了。”


 


“不方便?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个司机。”


 


“不是这个意思——”许墨用叉子狠狠戳着盘子那块可怜的鸡腿,“我从CNKI下载论文要用学校图书馆的网*6,还有实验——”


 


“我知道了,”李泽言把餐刀放下,“我会解决的。”


 


第二天,许墨在玄关上看到了一张信用卡的副卡。中午他收到了魏秘书的消息:是CNKI的账号和密码,里面充好了钱。


 


他从来没用过那个账号,也没有刷过那张卡,虽然他很向往不用刷试管的生活,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2008年的时候华锐的上市交易承销商那边出了问题*7,李泽言去华尔街处理,错过了许墨的生日。但是他收到了礼物。


 


暖手宝。他喜欢这个,胜过之前李泽言买过的所以华而不实的东西。恋大实验室很冷,说实话,许墨不是很介意温度——他的宝贝样本害怕高温,但是有很多次操作屏的触屏都感应不到他的手指。他抱怨过几次,没想到有人听进去了。


 


他爱他。


 


那些数着日子在教学生画果蝇的日子总算有了盼头,*8他头一次体会到了想念,人类的想念。深夜里的胃痛,钟表秒针沙沙作响,算着时差查看消息。


 


圣诞节过后两天,他回来了。他瘦了几乎一圈,在充满高热量垃圾食品的纽约。


 


“你得学着做饭,泽言,”许墨把围裙系在他腰上,“要不然有一天你可能会饿死。”


“岂有此理,有你在我怎么会饿死?”


 


 


李泽言第一个学会的是炖布丁,厚重的焦糖味道,像许墨。他吻过去的时候尝到了蜂蜜,事实上他也分不清是蜂蜜还是别的什么,反正是那种甜蜜至死的,几乎不像是能够为他所有的东西。在那一刻,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和格子间的白领,林荫道上的单车和CBD高峰期迭起的车笛,华衣香鬓酒宴觥筹和格子衬衫刷夜复习,都达成了完美的平衡。他甚至不用费心停住时间。


 


他以为那是永远。


他们都以为那是永远。


 


 


 


情况从实验室感染的那次开始急转直下*9。


 


中午做完实验的时候许墨发现实验室所在的整个楼都被封了,副院长打电话告诉他楼上调研室有学生接触羊胎盘感染了布鲁氏菌,先隔离稳定,学校已经在联系医院和防疫部门准备接洽。挂掉电话,他打给李泽言,打通之后被按掉了。


 


他知道他在开会,在忙,在做那些了不起的事。他转身看着空荡荡的走廊,楼上隐约传来女生的啜泣声。他突然想起父母离去的那天。


 


 


他在医院躺了一周,李泽言来看过他,一次。他请了一个护工,虽然许墨并没有任何行动不便的地方。他出院的那天,魏秘书来接的他。


 


“李总裁很忙吗?”


“是啊,最近在考虑收购几个广告公司,资金和人事都需要协调,都要他亲自过目啊,”魏秘书看着后视镜打舵驶出中心医院的停车场,“你知道他,事必躬亲。”


许墨笑了一下。


 


“诶,对了,许教授! 那个暖手宝喜不喜欢啊?我当时特别忐忑,生怕买得不好被李总骂。你知道吗?当时李总知道了还说我‘给了你那么多钱你看看你都买了什么!’多亏你喜欢,要不然怕是要扣我奖金——”


 


是魏秘书买的暖手宝。他还以为...


 


“不回去了,先去华锐吧。”


“去华锐?”


“嗯。”


 


许墨能看到魏秘书惊慌地单手发着消息,他知道是发给谁,但没有说破。


 


这是许墨第一次来华锐的楼,电梯速度比实验室的快了太多,把他们送上顶层的总裁办。李泽言让他们等了十分钟。他皱着眉,有点不高兴——但他好像也没有看起来高兴的时候。


 


“你最好下次别这么过来,这段时间董事会一直有人来。”


原因不言自明,但许墨还是问:“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他们都是骨子里浸泡着封建的老顽固。”


许墨苦笑了一下。然后呢?他们依然是你不能回避的同僚,但你却可以轻而易举转过身去,不再看我。


 


“等到我成为股东的时候——”


“泽言啊,”许墨的声音很轻,但是足够坚定,“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


 


 


 


许墨接受了学校给他的交流机会,算是对实验室染菌事件的补偿。他第一次走这么远,第一次知道了那些只存在在李泽言生活中的倒时差。他仅有的那一点共情在飞跃欧陆的时候消耗殆尽。他再也没有用量杯养过金鱼。


 


 


李泽言在开始的几年还发过邮件,他从未点开过。没有共情对科研是一项祝福,他能无比专注。他向学校申请,在欧洲继续待了几年,拿到了两个PhD。恋大给了他副院长的工作邀请,他会有自己的实验室,自己的教师公寓。他以为他会介意那座城市,但他并没有。


 


他们没有再联系过,也没有见过。当然,华锐在恋大的招聘会依然在每年秋天如期而至,有一两次,许墨还真的遇见过问路的学生。但可能是他的眼神不像那年,没有人再把他认错成学生。李泽言也再也没有来过恋大参加招聘会。他信任他的HR,他说。同时招聘的条件变得更加苛刻,很少有人会迟到。


 


 


再后来,许墨听说他稀释了自己的股份以求规避风险,做不做股东对他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他的目光开始放的长远,开始留意下属的小公司。许墨日复一日待在实验室,他不再试图在其中找到共情,虽然他还是想了解人类,但目的和途径都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用形同陌路来形容他们都太过亲密了。李泽言有时候会这样想。他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着墙上的钟表:22:27


 


他记得这个时间,许墨第一次发消息邀请他去教师宿舍住的时间。他当时吓了一跳。


 


他想起那些便当,他后来学会了做饭,却一直不是那个味道。


 


他想起了布丁。


 


想起了蜂蜜和吻。


 


所有他停止时间也无法留住的东西,所有那些真正有意义的东西。


 


22:29


 


他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楼下还依然热闹,那些人还不知道这次危机很快就会波及到他们。今年会,明年也可能会。生活的考试他努力答了这么久,却忘记了好好审题。


 


被你忽视的数据从来就不是无关条件。


 


他站上窗台。


 


22:30


 


———————————————————————— 


注:


1冬时令似乎是北京时间晚上十点半开盘
2这个是为了剧情需要,反正校招没见过,副总监倒是有
3我瞎编的,不要怕orz
4这个其实不一定,打印准考证那天才能知道考场,时间不定
5这个理工科具体不清楚,但是感觉5篇SCI算要求比较严格了
6就是知网,一般大学图书馆或校园网下载不要钱(不推荐李怼怼买号充钱的行为,不好用,老崩)
7.2008年次贷危机,其实这个月份不对,但是为了凑上许撩撩的生日,往后挪到了冬天
8没有贬低生物老师的意思,但是画果蝇这个实在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9梗来源于最近某高校实验室染菌,没有任何恶意不要误会啊!顺便说一下布鲁氏菌病人不传人!不要恐慌!


 


 


PS,和室友约好的,然后她睡过去了(哼!)估计不久就能看的许撩撩suicide的文了……(这服务器硬是把我们逼得心理变态了。。。)


 


 


 


 


 


 


 


 


 


 


 


 


 


 


 


 


 


 


 


 


 


 


 


 


 


 

评论

热度(83)

  1. 绾相思c_ass_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