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相思

【白许】好奇心(下)

我真的是太喜欢这种甜腻的暗戳戳细节了,白飞飞耐着性子回答教授的问题,给他足够安全感和承诺什么的超级戳心!!!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

难为白飞飞忍得那么辛苦,所以准备在番外的时候可能会开个新手车吧……还有就是确定关系之后的互宠日常啦~

惯例,ooc请原谅!
——————————————————————————

白起缓慢的把外套脱下,左手手臂上的伤口已经结痂,血却遍布在手臂上,然后将贴身的短袖掀起露出腹部,纹路分明的紧致腹肌上此时被一道十公分长的刀口横断开来,就算许墨分辨不出血液的颜色,想来也绝对有一定量的失血,怎么会不痛,这人就一路忍着不吭声?

“你要不要先去洗洗?”许墨放下急救箱,弯身拿起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打开调至暖风,刚入秋的晚上还是会有阵阵凉意,白起又恰好受伤万一患上风寒更难处理,那倒是他的责任了。

“今晚就别回去了,浴室在那边,等会儿我将新衣服放在门口,你直接拿了穿就好。”许墨自然地开始收拾沙发,家里只有一张床,虽说两个男人一起睡一晚上也没什么,但他担心会将白起的伤口压到,更何况睡觉对于他来说其实没有必要。

“噢……好,我睡沙发就行。”白起制止了许墨的动作,“你坐着,等会儿我来收拾,不然太麻烦了……”

“我喜欢被你麻烦。”在暖黄色的灯光映照下,眯着眼笑的许墨让白起突然失了声,喜欢……被我麻烦?热气不受控上涌,白起又脸红了,“行了,快去吧。”

浴室里的装饰简单却摆放整齐,白起小心的清洗了伤口周围的血迹,这才仔细检查了下发现腹部的伤口很深,想来BLACK SWAN的人下手都是快准狠的作风,左手手臂上的子弹擦伤是由于腹部被刀刺中后影响到行动的灵敏度,导致白起察觉子弹袭来的瞬间向右侧身却没能及时躲开。

洗好后伸手出去拿到了许墨给他准备的衣服,简单的黑白两色很符合许墨的风格,上面还有白天闻到的清香味。因为身高差不多,但许墨更为纤瘦,白起穿上便将肌肉线条若隐若现的凸显出来了。

出来时客厅已被收拾好了,许墨脱掉了外套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上的科学杂志,“洗好了?”听见声响,抬头望向白起,自己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果然还是小了些。

将纱布和酒精都拿了出来,还有消毒棉球和剪刀,“坐过来。”许墨向旁边挪了一个位置,室内温度已经恒定在28℃左右,白起便吸了口气直接将上衣脱下,正对着许墨却不敢直视他。

“呵呵……白警官的身材果然很好。”许墨似是好奇般戳了戳白起的腹肌,略微冰凉的手指点上皮肤的瞬间却带来酥麻的触电感,“喂,别乱摸!”径直抓住许墨的手,这人笑得跟狐狸一样是在撩拨他的底线吗?

“好好好,我错了。那我开始了。”许墨捏了捏白起的手掌挣开来,拿起消毒棉球沾着酒精轻缓地涂抹在腹部伤口处,由内向外,并不是用嘴呼着热气。白起默默注视着突然严肃的许墨,看着他仔细地处理着他的伤口,心里满是悸动,以前比这更严重的伤白起都受过,临近濒死的状态也终是挺了过来,一个人久了,从天台跌落到任务过程中的生死难测,都习惯性一声不吭挺了过来。

可这次不一样,因为有了许墨的存在。

长久的寂静却掩盖不了手下肌肉瞬间的僵硬,无奈轻叹了口气,“在我面前,就不要逞强了。”许墨抬眼却不经意撞进了白起盯着他的双眸里,他不清楚那是否叫温柔的情绪,却感觉瞬间被它环绕,白起抬手摸上他的脸颊,手指轻轻摩擦着他嘴唇周围的肌肤,暧昧的气氛缓慢升起。

许墨暗了暗眸色,压着白起的胸膛撑起身贴上了他的微张想要说话的嘴,伸出舌细细勾勒着他的唇形,白起反应过来后再忍不住,右手狠狠扣住许墨的脑袋,迅速侵入了他的口腔缠着那诱人的小舌争斗,左手揽上许墨的腰将他整个贴近自己。

许墨还顾及着他的伤口,“会……压住……”不给他机会说完,白起一直缠着他吸吮,许墨无奈只能用双手撑在白起胸膛上,整个人被牢牢固定在他怀里,以欲拒还迎般的姿势感受着白起胸腔里快速跳动着的心脏,他感受到了被给予的安全感。

直到许墨感到快要呼吸困难时,他用舌尖顶了顶,白起才恋恋不舍地最后亲吻了一下放开了他,眼前这人已没有平时镇定自若的表情,微喘着气,脸颊泛着红晕,双眼迷惘盈着水光的模样让白起不由下身一紧,却保持这个动作拥着许墨体会着余韵。

“白起,你总会让我做出错误的判断。”缓过来后许墨低笑出声,却没想挣开,反而跪上沙发跨坐在白起的腿上,对视着他的眼睛,“比如?”这时白起反而镇静,他想,对于许墨,从一开始便是喜欢的感情吧。

用手轻抚着他的发梢,等待着许墨的回答,“你喜欢我?”直白的询问却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嗯,很喜欢。”琥珀光泽的眸色透出认真与坚定,“可是因为一些原因,我可能无法共情。”

还是将隐晦的事实说出却省掉了更痛苦的过程,“没事,有我在呢。”身为evol特警本就有着比普通人更为灵敏的直觉,白起一开始便发觉许墨为人处事近乎完美,却始终差了感情的表现,如同格式化的机器人般带着距离感,但是为什么会无法共情呢?他没有说,白起也不会主动去询问,以后有的是时间会更加深入的了解他。

“所以你需要我是吗?”接着问下去,白起也耐心地一个个回答,“嗯,我需要你。”突然便绽开笑颜的许墨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那以后你不准轻易离开,我对想要的一切都贪得无厌,而现在我贪你。”

明明是情话却隐含着威胁,“看来我是逃不掉了,而我也不想逃。”白起轻抚着他的后背,“或者说,被需要,会让我觉得我对你来说是重要的,所以你可以,教我爱吗?”“我的荣幸。”因为脊椎尾部的敏感,在白起的抚摸下微微抖动了下,随即为了躲开,在白起怀里移动着寻找舒适的地方。

“嘶……许墨,你别动!”白起按住了他的动作,刚才本就情动,这人还不懂事地乱蹭,故意惹火吗?感受到底下被某个部位抵着,许墨没有再动。

“我不知道……”谁知道白起这么不经撩,他自制力不是很强的吗?“我伤口还没处理完呢。”没想借此调侃许墨,将话题转移到伤口上,“马上。”随着白起的放开,许墨又开始处理起来,但看着腹部下方的凸起,好像察觉了自己的不道德,“你这个……怎么办?今天……肯定不行的。”不是不愿意和白起做爱,他也没觉得进展过快之类的,可是伤口如果再崩裂了就难办了。

动作迅速的用纱布包扎好,然后又简单处理完手臂上的擦伤,帮助白起穿好衣服,“忍一会儿就好了,放心,我不会强迫你的。”以为他在担心,白起笑笑,“不过作为补偿,今晚你得和我睡。”正大光明的要求补偿,让许墨不禁想,之前这人表现出的纯情害羞是自己看错了?怕不是装出来的吧……

“可……”“保证不压着伤口。”打断许墨的顾虑,白起承诺的同时直接推着许墨进了卧室,宠溺的摇摇头,默认他的提议。

“时间不早了,快睡吧。”明天还得上班,许墨倒无所谓,关键是白起。“好。”

关了灯,白起缩进被子里,伸手将许墨搂过来圈在怀里,“防止你乱动压住我,这样就不会了。”提前说出理由,让许墨不知如何反驳,似乎遇到这人他的逻辑便失了作用。

“既然担心,又为何偏要两人一起睡?”“我怕你冷。”听着白起沉稳的心跳,许墨笑笑不再说话。

轻吻了下许墨的额头,“晚安。”

许墨带着鼻音嗯了一声,“晚安。”

窗外星光在云层里闪烁,屋内恋人以相拥入梦。


评论(13)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