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相思

【白许】好奇心(番外一)

不知不觉就磕了这么长出来……有发现我引用了教授的哪些卡的约会和台词内容吗~😏


话说番外二干脆写[学长生日车]怎么样……然后就可以成功把这篇文给完结了!😂

惯例,ooc请原谅!🙈
———————————————————————————

第二天,由于生物钟的原因,尽管3点左右才睡觉,白起还是在早上8点的时候醒了过来。清醒后入眼的便是许墨熟睡着却眉间轻皱的脸,似是不满白起突然移动导致光线晃在了眼睛上。

白起无声勾了勾嘴角,右手被许墨枕着有些发麻,他却毫不在意,用左手轻轻抚平了他的眉间,见他没有苏醒,随后靠近落了一个吻在上面。感受到温热的气息掠过,许墨无意识蹭了蹭,从鼻尖发出了呢喃,让白起的内心瞬间被融化。

考虑到彼此都得上班,白起小心地将右手从许墨的脑袋下抽离,将他的头轻柔的放至枕头上,悄声下了床,将被子给许墨盖好,才悄悄出了卧室去到厨房。

门一关上,原本熟睡中的许墨便睁开了眼睛,丝毫没有一点睡意朦胧的样子。白起醒的时候他便跟着醒了过来,好奇想看看他有什么举动,便装作还在熟睡的模样,谁知白起偷偷吻了他一下,感到惊讶的他觉得有些痒便不自觉地动了动。

许墨觉得有些事情正慢慢脱离他的控制,昨夜迅速的入眠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以前就算难得睡着,也会因为梦见曾经发生的那些事情中途惊醒,于是便仗着体质的特殊,他便习惯了连续熬夜几日不睡的作息,这么多年尽是如此。

可白起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世界里。

许墨躺在床上双眼一直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这样的现状昨天之前他从未想过,却有强烈的欲望将它维持下去,陌生的情绪让他有些迷茫、不知所措。

“许墨,起床吃早饭了。”约莫十分钟,卧室的门被重新打开,白起穿着围裙的样子映入许墨眼睛,他发觉白起的颜色似乎比周围物体亮了许多,难道是身体又因为evol出了什么问题吗?

“好的,白警官。另外,这套居家装扮很适合你。”许墨撑起身调笑道,买回来从未被穿上的围裙似乎以后有了用武之地。白起低下头才发现自己忘了将围裙脱下,又瞬间红了耳朵,之前也被悠然调侃过说像无微不至照顾孩子的妈妈,好像又慢慢开始在许墨面前显露了。

洗漱完换好衣服的许墨走到客厅,白起已经坐在了餐桌旁,却发现许墨径直走到了他的身边站定。扭头询问,“怎么……”还未说完便被许墨的嘴唇堵住,却没有昨晚的缠绵,只是短暂的辗转碾压了一会儿便分开来,“早安吻,突然想起刚才没和你说早安。”

然后许墨一脸平常地坐到白起旁边,余光却瞥见自家的白警官怔住了,“再不吃可就要迟到咯。”浅笑着提醒,许墨执起筷子将盘中的荷包蛋夹至嘴边咬下一小块咀嚼。早餐其实很平常,但许墨却似乎尝到了食物真正的美味,看来今天得去实验室检查一下了。

白起才像突然反应过来,赶忙开始解决面前的早餐。

“我送你去研究所吧,中午记得吃午饭。今天会比较忙,我可能过来不了,如果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收拾完后白起拉住许墨,上下瞧了瞧,将一旁衣架上的条纹围巾拿下围在了他的脖子上,“不要着凉了,既然怕冷就多穿点。”许墨没作声,瞧着白起把他裹得严严实实,“白起,你这样以后我离不开你了可怎么办?”

白起穿上自己的外套,拉着许墨出了门,“那就一直待在我的身边,我也不会放你离开。”严肃认真的回答是白起一贯的风格,既然看清了自己的内心便不会再放手。原来不只是自己想将对方锁在身边,自私的不准他离开,对方也有相同的想法啊。

“那走吧。”许墨张开双手,摆明一副等待白起抱住的样子,还笑得一脸无害,让白起无奈的摇摇头,自家恋人时时刻刻撩人无下限该怎么办?

如昨晚一般将许墨牢牢拥在怀里,替他挡住吹来的冷风,担心许墨被其他人背后议论,白起在距离研究所几百米的草丛旁降落下来,“我们到了。”不舍的将许墨放开,理了理他不经意被弄乱的头发,“那我先走咯。”随即准备转身离开。

“不给我一个告别吻吗?”许墨右手抬起点了点自己的嘴唇,还诱人地舔了舔,显得越发红润,再忍不住,白起将他的头按向自己,狠狠地吻上那张诱惑自己的唇,用力的碾转舔弄着,直到许墨呼吸逐渐困难,才退离他的口腔,又吸吮他的嘴唇,勾勒的他的唇型才最终离开。许墨呼呼的喘着气,眼神迷离,嘴唇微微肿起,唾液遍布唇上显得极为水润。

“以后不准在其他人面前露出这种表情!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啊?”白起用手指重重擦过他的嘴唇,有来回摩擦了几遍,直到许墨彻底恢复过来,“嘶——再摸可就破了。”张开嘴轻轻咬住手指,用牙齿左右磨咬一一下,白起迅速收回了手。“你呀,到时真被我忍不住吃了可别躲起来。”

已经熟知了许墨这一面性格的白起觉得自己之后应该不太好过,“呵呵……我拭目以待。中途记得换药,小心伤口感染。”这次就适可而止吧,“我会记住的。别乱跑,等我下午来接你回家。”白起挥挥手,重新跳上高空消失在他的眼前。

望着他飞离的身影,边缘的轮廓似乎透出些微青蓝的颜色,是自己看错了吗?许墨皱了皱眉,转身朝研究所走去。

“许教授好!”路上学员们看见他都笑着打招呼,他也依次礼貌地回应。“一会儿我进实验室后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 取了两份文件夹后,许墨向身后的研究助手说道,“好的,许教授。”那人点头,便目送他进了实验室。

灰暗的房间随着灯光的打开瞬间明亮,许墨将靠窗的两台仪器启动,两个文件夹里记录着他觉醒evol之后的身体情况。说起来这两天心脏竟没有了不时抽痛的感觉,昨天也未服药,到底出了什么异常?许墨躺到仪器上,x射线开始扫描他的全身,不一会仪器发出滴滴的响声,他起身走到显示屏前查看。

各项体征皆是正常数值,唯独感官一项比照之前升高了十个百分点,所以今天早上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幻觉?许墨想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是因为白起的出现?可他的evol只是风场控制啊……

许墨一整天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却始终没有答案,这时的他还不知道,由于他开始慢慢共情,缺失的感官开始一点点恢复,这不是evol的二次觉醒,只是一种叫作爱的奇迹。

“下班了吗?我来接你。”下午五点半左右接到了白起的电话,近阶段的研究已经告一个段落,便没有太多工作可做,“嗯,我等你。”今天难得的晴朗,远方夕阳连成红艳艳的一片,暖黄色的光芒洒在窗棂上留下稀稀疏疏的斑驳痕迹,许墨将窗户推开,等待着白起。


很快,几片银杏叶被卷至窗檐上,白起随风出现在窗户外面,落在许墨眼中却像从天而降的天使,他从未信过这类神灵,但当夕阳余晖描绘出白起的轮廓,蓝白色外套顺风飘起,金黄色的眼眸盈笑望着他时,那一瞬间宛如天神降临。而自己,永远只能待在黑暗里。

“靠近一点。”许墨呢喃出声,白起有些疑惑却听话跳进了屋内,随即被许墨紧紧抱住,勒得用力,而白起也没有挣扎,轻抚着他后背,“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

“没有,想你了。”不想让他担心,便选择隐瞒自己身体的状况,更何况涉及B.S又不好解释,索性便找了个借口,“许教授原来这么黏人?”白起吻了他耳朵一下,轻笑出声,“我这不来了吗?晚上想吃什么?”

“对了!今晚有烟花庆典!”突然想起上午在警局听见同事们说今晚在郊区有大型的烟花庆典,好像今天是恋语市的一个特别节日,“另外还开了夜市,要去看看吗?”

“应该是场不错的约会,顺便就去那里吃晚饭吧。”看见白起兴奋的神情,这也算是两人第一次约会,“约……约会,噢,我有一个礼物给你。”白起红了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右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纽扣?”是一枚精致的黑色纽扣,许墨基本上每一件外套的纽扣都是相同的颜色,“为什么送我这个?”

“有人说,第二颗纽扣……离心脏最近。”害怕许墨觉得幼稚,他原本也不弄这些的,“很特别的礼物,我很喜欢。”许墨接过它拿在手里翻转着瞧看,发现纽扣中心有银杏的形状,“里面是不是添了其他的东西?”重量上的差异还有黏合地方的不同,让许墨知道这不只是普通的纽扣,“我安装了一枚微型GPS,你不要误会……我绝对不是想监视你!我只是担心你遇到危险!”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一举措好像不太恰当,白起慌张地想要解释。

“所以这是你亲手做的?”许墨却没在意GPS,转移到了另一个话题,“我第一次做,做得不太好……”白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许墨堵在了嘴里,短暂的接触很快便分开来,“这是对心灵手巧的白警官的谢礼。”刚说完,背后天空中便绽开一朵朵的绚丽烟花,烟花庆典已经开始了!

许墨拉着白起朝夜市快步走去,今晚的人很多,活跃喧闹的氛围围绕着许许多多人的身旁。两人一同吃了鲤鱼烧、红豆芋圆还有糯米棒,庆典过半后,许墨买了两根烟花同白起走到了僻静的湖边,“萤火虫!”因为没有灯光,萤火虫的光芒在湖面渲染得极为清晰,三三两两的一起绕着圈飞舞,在寂静的夜晚极为美丽。

许墨点燃了烟花递了一根给白起,他隐约见到了烟花跳跃着的黄色光晕,抬眼望去似乎也能见到萤火虫尾部那微弱的绿光,他想,原来这么好看。

“许墨,你喜欢萤火虫吗?”

“它们都在很努力的生存。”没有直接回答,许墨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飞至眼前的萤火虫,“或许,正是这些偶尔闪现的温柔,才让这个残酷的世界稍微温暖一些吧。”说这番话时许墨眼睛低垂,脸上的表情有些陌生,却又立马恢复了笑容,刚才的陌生仿佛一时的幻觉。

白起没有说话,却暗自开始运用能力,两人手里的烟花渐渐熄灭,许墨却发现所有的萤火虫都朝他涌了过来,一圈圈整齐地绕着他向上飞舞,将他整个笼罩在萤火虫的世界里。

那一刻,似乎蓦然点亮了许墨的世界,他眼中的白起成为了唯一的色彩,渐渐周围的事物各自染上了朦胧的颜色,他从未见过却想象过无数次的景象真实出现在了眼前,他自然的笑眯了眼,朝白起伸出手,将他拉进了这里面。

“很幸运我走到了爱的门前,而当我打开这扇门,门后面站着你。白起,余生请多指教。”

“我荣幸至极。”

评论(14)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