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相思

【獒龙獒无差】星撞 [一发完]

七宝合成月:

设定上略微借鉴电影《安德的游戏》


类型上算是软成一滩水的软科幻,我只是个文科生,在西班牙也是学经济的。文中所有术语、数据、装备、技术等的词汇及作用都是我瞎编的。


角色死亡预警






星撞


 


许昕从门外进来的时候张继科正好出去,对方看了他一眼,脸上表情很模糊,但许昕觉得这个人正在生气。他手上还端着两个碗,其中一个里头还盛着汤,自觉辛苦,也就没去管张继科这是又犯什么毛病了,拿脚踢了下房门就往里走。


“师兄!”他喊道,“师兄我给你把晚饭搞过来了!”


他绕过资料架,就看见马龙坐在舷窗边上,看见他过来就把目光从漆黑一片的星际空间里转开,还给他一个和善的马龙式微笑:“你今天还挺懂事儿啊知道给我带个晚饭……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想求我?”


“这没有,肯定没有。”许昕转了转眼珠,他看着马龙拿起筷子来捅了捅盖在米饭上的茄子,“今天没有肉。”


马龙哦了一声开始吃饭。许昕有点心虚,先前马龙跟自己说好,他这几天没空去分配室,有肉就帮他带一份,没有就算了,他自己想办法搞定。结果今天的红烧肉,许昕完全给忘在脑后了。他自己感觉马龙什么都知道,可能每天的菜谱都一清二楚,但是他还是想凑合一下,至少不能太理亏。


马龙不声不响,端起碗来喝汤。他从小到大习惯都很好,吃饭从来不说话,可能就是吃得有点快,大家都说对消化不好,但是马龙从来也没改过——他总是在一些特殊的地方有自己的倔强。


马龙吃完饭把这些一次性餐具都收到垃圾袋里,就抬起头来看着许昕:“今天分配室有红烧肉。”他一针见血道。


“是啊……哈哈……”许昕抓着头发打哈哈。


但是马龙也没有要追究他责任的意思,因为他看起来有一点儿烦躁,他翻了翻手头的记事本,就问许昕:“咱们离开基地多长时间了?”


许昕楞了一下:“快半年了……吧,差不多五个半月了。”


“那就得抓紧时间了,还有最后两个星期了。”


讲句实在话,许昕都快不记得他们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了,但是马龙这样一说,就令他重新想起来。


他们是来为这场战争画下句号的。


从六年前战争爆发的时候他们还都是学生,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战争迅速扩散,全民皆兵,对抗来自β-13星球的侵略者。那时候侵略者们还没有名字,后来大家真正见到了这些长着复眼的家伙,决定管他们叫蚁族。


在保卫地球的前提下,阵地被锁定在了外太空,经过了五年的艰苦奋战,战线已经基本远离地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蚁族不肯放弃,仍然拼命进攻。


所以才有了马龙许昕和张继科这支小分队。


各国面对着外来攻击勉强团结,各派出小分队深入敌区,希望能够直接捣毁蚁族巢穴。他们耗费了五个月的时间,躲避越来越严密的盘查,最终隐蔽在里蚁族母性不远的一颗小行星β-x2上。


这五个月来他们所做的事情就是躲避敌方的侦查,每天辛苦非常,以至于许昕差点忘了他们是来捣毁敌方母星的。但是说实话,他自己对这个任务成功完成的信心并不是很大。


在推进过程中不断有友军被敌方击毁,来到小行星上的只有四艘战舰,眼下离任务完成的时间还剩半个月,他自己都不知道能做什么,四艘战舰,对一颗母星。


但是马龙伸手抓乱了自己的头发,抬起头来跟他说:“我现在有一个办法,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许昕回到自己的舱里开始收拾一会儿要出任务的器材。马龙给他布置了一个让他有些不明所以的任务,但是他考虑了一分钟,决定还是信任自家师兄的判断。


他用了十分钟收拾装备,却在出门之前被张继科拦住了。


“你干嘛去?”张继科堵在他门口,耷着眼皮问他。


“我去执行任务。”许昕回答他,“师兄刚才让我去勘察这个星球的能量活动。”


“他把计划都告诉你了?”


许昕没反应过来的一秒,张继科拔腿就跑。


果不其然空无一人。


等他再回到许昕舱里去的时候许昕也已经走了,张继科皱了皱眉头,一拳打在墙上。


 


“改变这个星球的能量活动,然后让什么东西撞上蚁族母星。”


“改变星球的能量活动还不能改变它的运行轨迹吧?”


“不能,”马龙说,“但能让它炸开。”


我艹,张继科在心里说。他差不多明白马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在蚁族母星和他们所在的小行星之间还存在一颗行星,近千百年来不知什么缘由,使得这两颗小行星和蚁族母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我觉得这个能量不足以让另外两颗行星相撞。”


“可以。”马龙眨了眨眼睛就笑起来,“我算过了。”


张继科深吸了口气,猛得有些恍惚。


 


还在学校里的时候,马龙绝对是老师眼里的那种三好学生,学习好还听话,有时候他们的指导老师都觉得这孩子是不是太听话了。但是张继科知道这个人眼帘一垂不让别人直视他的眼睛的时候,就憋着劲儿使坏呢。但是哪怕他没有把眼神藏起来,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你笑起来的时候,也是揣着一肚子坏水儿的。


那个时候马龙还不会把刘海儿梳起来,碎头发软塌塌地搭在眼睛前面,一笑就仰起头来。


张继科想起来有一回他质疑马龙的星系概念图上的一个小行星位置的时候,马龙也是这样得意洋洋地抬起头来冲着他眨了眨眼睛说:“不会有错,我算过了。”


彼时张继科宛如五雷轰顶,马龙一个表情都能震得他全身发抖,他愣在当场,而马龙自顾自地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来。


 


马龙没有再给张继科展示他的牙口,反而偏过了头有些忧心忡忡:“但是我现在需要非常完整的,关于蚁族母星的情报。我要亲自去一趟,后续任务在我的硬盘里,我已经跟萨姆索诺夫还有柳承敏通过气了。”


张继科听着马龙像是托孤一样的语气翻了个白眼,他抬起半截眼皮来,用中学时候惯用的斩钉截铁的语气说道:“你去什么去,我去就行。”


马龙对于这个回答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慢条斯理地回答他:“那不行,我是队长,你得听我的。”


张继科被噎得一口气没喘上来。


他瞪着马龙,像是寄希望于用眼神让对方改变主意,但是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么干基本是徒劳,果然马龙顶着他的目光也自得其乐。他于是叹了口气,决定以理服人:“我觉得你作为队长才不应该以身犯险,我的技术又不比你差在哪,我去也是一样的。”


“这当然不一样。”马龙说着把手指放在桌面上交叉了起来,看着像是一个老干部似的,“我不能放着一个主攻去做侦察,咱们三个没有一个是僚机,但我去还能稳妥一点儿。”


“不是,龙,万一你有点儿那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和许昕,也没有能发号施令的,你一旦和我们断了联系,我们怎么办,是去救你还是不去,没人能做这个决定啊。”


“继科儿,刘指以前也想过让你当队长的你知不知道?


“你百分之百能指挥,我都了解。


“如果通讯系统出了问题,不用管我,继续任务。”


马龙掰着手指跟张继科说,末了抬起头来一笑:“没事儿,不会有问题的。”


张继科七窍生烟,但他就是说不赢马龙,只好耍脾气掉头走人,临出门时正撞上许昕进门,他还瞪了人家一眼。


 


现在他明白了,马龙根本不是找自己去商量对策的,他就简单地想给自己布置任务而已。


想通了这一点的张继科气的脑壳疼,但他无能为力,他不可能开另一个驾驶器去追马龙,那样就是大家一起完蛋。


他想了又想,还是生气,于是干脆上床拿被子把头一蒙了事。


 


梦里他梦见自己重新回到学校里,学校礼堂天花板上的星图缓缓移动,他置身于层层座椅之中,看着马龙在领奖台上做学生报告。他听不见声音,他的目光穿过一排又一排的学生,看见马龙抬起头来,冲他眨了眨眼。


然后天旋地转。


他忽然坐在驾驶舱里,眼前是无尽星空,驾驶舱也在无穷无尽地旋转,马龙坐在他旁边,眯着眼冲他笑,而他抬起头来,眼睁睁看着一块巨大的陨石块向自己砸来。


他于是扑向驾驶台试图去移动操纵杆,但是他动不了,一呼一吸之间陨石块正撞上了飞船,发出巨大的轰响。


他不明所以,却还是伸出一只手去想要抓住马龙,然而在爆炸产生的不知名的光线里看见对方微微笑。


“继科儿。”他听见马龙叫他的名字。


“继科儿。”


 


“张继科!”


最后叫醒张继科的是许昕,他看起来有点儿生气,两条眉毛都蹙到一起:“你这干嘛呢,队长呢?”


张继科愣了两秒,忽然连滚带爬地拉着许昕往外冲。


 


“这个硬盘里有后续任务,”张继科把一个硬盘塞在许昕手里,“你一会儿看看,你一看就知道,马龙说他和柳承敏波尔商量好了。”


许昕一脸懵逼,在他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的时候张继科已经想往门外跑了,他一把扯住张继科:“你干嘛去?”


“我去找马龙。”对方回应道。


“你要去哪找——!”


“蚁族母星——许昕你别拽我!”


“张继科你是不是有病你——睡醒了没有?!”


“你松开我。”张继科冷静道。


“我松你大爷。”许昕回答。


他俩谁也不说下一句话,直楞楞地看着对方,像是在交锋又像是在相对发呆。终于许昕咬牙切齿地摔门出去了,还把办公室的门反锁。


张继科站在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走到门跟前去拨了两下门锁。许昕站在门外,料想他这么干无果,才放心大胆地回到房间去分析能源活动状况。而张继科重新回到电脑前面,去看马龙留下的硬盘。


 


电脑开机的时候发出莹莹的蓝色光芒,这光的颜色太过熟悉,使他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回忆。


 


他们还在上高中的时候,还整日都要穿着校服。校服是个奇怪的玩意儿,张继科穿起来只觉得麻烦又束缚,说它宽松却还拖沓的要命。在他眼里可能穿校服都好看的只有马龙一个人。


在一个大家都为了好看把裤脚松紧带拆开的年代,马龙拆裤脚的原因是因为裤子有点短,他跟张继科抱怨过这件事情,说再买大一号,上衣就松松垮垮穿不起来。他习惯做题的时候把袖子向上拽起到手肘,他本来皮肤白,很容易被冻得手连带着手腕一起发红,看着张继科心里痒痒的。


他心里一动,伸手捋了一遍头发。


后来两个人进了训练营,营服还是蓝色,张继科不太愿意穿固定的服装,经常是有检查的时候才穿穿,但是马龙总是按要求穿着,不过张继科还是能从一群人里一眼看见马龙。


他觉得马龙的颜色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究竟哪儿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但终究是不一样的。


 


马龙的电脑设置了开机密码,张继科没料到这一点,反复试了几组数字都不对,他心里窝着火,简直想把马龙的硬盘在地上摔个粉碎。


但是他没有这样干。


他在马龙的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开始翻对方的抽屉,最后从抽屉里翻出一个日记本。


 


XXXX年X月X日


前往到达基地的第一天。


在路上我也一直在想办法,不知道最后怎么样才能完成这个阻击任务。和同行的波尔商量了一下,我们都认可,如果真的需要,我们也需要做出一些牺牲。


……


分配室的设置真不人性化,饮食这种东西,按个人喜好来就好了,为什么非要上级分配?回去要向刘指导反映这个问题。


继科的腰伤好像又犯了,明天应该提醒他一声。


 


XXXX年X月X日


第四天。


如果不能在到达之前想出办法,我们就只能驾飞船去撞母星了。


继科说这次的行动根本不科学,我们十几个人不可能摧毁一个星球。


我认为他说的是正确的。


许昕今天在休息室打台球的时候,好像想起来什么,但是没跟我说。可能是想他女朋友了。


 


XXXX年X月X日


四个月了。


今天路上遭遇了一次撞击,虽然避开了,但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这是一次幸运的撞击。我觉得我有办法能搞定蚁族母星了,不知道前方发来的情报是不是准确。


哦这次负责情报的是许昕,那应该是可靠的。


 


XXXX年X月X日


四个月零二十八天。


我们快要接近目的地了,继科传来的情报,证实了我们此前的推断,β-x2可以作为炮弹。


唯一的问题是我们目前不能准确地掌握β-x2的能量活动,我希望我们能调动这一波狂潮。


 


XXXX年X月X日


着陆了。


今天和柳承敏谈了谈,他本人看起来很有激情,稍微感染了我。


今天进行第一次探测。


 


XXXX年X 月X日


探测基本已经完成了,择日进行准确的能源分析。


有点让我觉得头疼的大概就是怎么跟继科解释这个任务内容了。


要不就再瞒他一段时间。


等到非说不可的时候再说吧。


 


张继科把日记本扔到墙上。


日记本很顽强,要是别的本子,估计已经散架了。张继科有点儿生气,他也不是气马龙早早想好了计划却没告诉他,而是生气自己,马龙想好计划都这么长时间了,他张继科竟然一点儿端倪都看不出。


张继科陡然生出了一种危机感。但在他还没来得及分辨这种危机感到底从何而来,从舰尾回收舱传出的一声巨响,舰体猛烈震动,他听见许昕从办公室门前哐哐地跑过去了,门咔哒一声,想必是开了。


张继科心里默念许昕你小子还算是有点良心,手脚利索地开门往外跑。跑到回收舱正看见马龙让许昕扶着从胶囊僚机里爬出来,僚机外壳的耐高温材料全部发黑,前部有变形,隔着好几米还能感受到整机都发出滚滚热浪。马龙的作战服上一圈儿盐渍,他看起来疲惫不堪,但手指紧紧捏着许昕,后者龇牙咧嘴地瞪了张继科一眼。


张继科心道可能是脱水,和许昕一起上前把马龙拉到房间里去。好在马龙神志清醒,喝水自觉,缓了一阵就把僚机上的记录调了出来。


“继科儿,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二次侦查的时候,远距离拍摄到蚁族母星表面有一个巨大的红色斑块,”他兴致勃勃,眼睛都要发出光来,“探测到了,软流层大量出露地表,蚁族母星的状况已经很不稳定,我们只需要给出足够量的刺激!蚁族不放弃进攻的原因也找到了,他们没有退路了。”


张继科把冲到嘴边上的那句你老实躺着吧咽了下去。


马龙抬起眼来看了看他:“许昕你把能源状况分析给我一下。”


 


许昕的能源分析很全面,结论是β-x2的能源状况很稳定,必须要人工催发,他大概地推算了几个点,马龙看了直摇头:“这样还不行,远距离催发的话爆炸点已经不够了。”


许昕看着马龙,马龙看着许昕。


“你不要想地面催发,我不会同意的。”马龙说。


许昕说那你慢慢想,我先回去了。


 


许昕这人算是一个什么都看得挺明白的人,不然他不可能老这么嘻嘻哈哈的。在他看来,就算不是地面催发,直线距离也不能超过一万两千米,但你要引爆的是一整个星球,一万两千米的距离算个屁,横竖都是一个死字。


“关键就是看谁死。”他把分析室里的事情唠唠叨叨地和张继科说了,仰面躺在床上,笑得惨兮兮地,“咱们提出来的计划,不能让盟友赴死,继科儿啊!我还年轻呐,我不想死哇。”


他这怪里怪气的腔调没能逗笑张继科,张继科抬头看着舱门上方挂着的飞船信息图,分析室的灯还亮着,固执地要命。他躺着不动,用脚碰了碰许昕的胳膊:“分配室来吃的了。”


 


许昕把一份茄子盖饭和一碗牛奶炖蛋掼在张继科面前,抱着自己的土豆炖肉坐在了一边:“你这牛奶蛋我给你扔这儿了。”


张继科头都没抬,自顾自地在电脑上找什么资料:“我不吃那个,合成鸡蛋一股子橡胶味。”


“听说这一批供应室特殊的,食材都是天然的,不瞒你说,我好久没吃过不发甜的土豆了。”许昕说,“临死前吃得这个断头饭还不错哈。”


“你别老死啊死啊的。”张继科说,“咱们能想出办法来的——你说频率放大器能放大爆破点频率吗?”


“一般来说不能。”许昕回答他。


“交给我来改装。”张继科顿了一顿说,“你趁热把这个牛奶炖蛋给龙送过去,他乐意吃甜的。”


“你刚才还嫌弃合成鸡蛋的橡胶味!”


“你说这个是纯天然的。”


许昕顿了半晌,忽然笑出来:“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最终的引爆距离定在十二万一千二百米,这是马龙拼命拉高的结果。根据测定,这是能给到足够点数爆炸点的距离的临界点,本来他们定的数据是十一万米,马龙亲自上阵,张继科一个字都没说,但是一副等着有好戏看的表情。果不其然十分钟以后总指挥部发来消息,指定这一场引爆由张继科来做。


马龙和指挥部在电波通讯里吵了十二分钟,最后刘国梁高声道:“你不服也没用,我现在撤了你的队长!”


马龙同样回道:“你撤啊!你撤了我也不服!”


刘国梁气得说不出话来,直接丢给他一句你看张继科同不同意就断了电波通讯,然后张继科晃晃地走过来,把一条胳膊搭在马龙肩膀上,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来:“怎么样,把脱出舱的控制权拿出来吧。”


马龙脸色铁青,根本不管张继科,偏着头跟许昕咬牙切齿地说:“重新测定安全距离。”


 


脱出舱拖出之前,马龙和许昕送张继科。


“母舰悬停在你正上方六百公里的地方,”马龙说,“你一旦发出爆炸波频,就开始上升,母舰会等你十五秒钟。”


张继科胡乱点头答应着。


马龙心思有点乱,他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感觉到了什么,只觉得接下来要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发生。


马龙预感一向很准,当年他和张继科还在学校的时候,他就能猜到老师期末要出什么题,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张继科,都要凑过来拿下巴挨着他的肩膀,一边把他洗发露的香味都蹭在自己衣服上。


他们在考试前两天的夜里坐在图书馆顶上的天文台里,望远镜不给开,他们就趴在窗户上看星星,年轻人谁也不懂浪漫,但是对星光有独一份的敬重,他们在天文台画着星系的玻璃顶棚下交换呼吸,手指都扣在一起,天文观测指南、星图手册和天文学概论都躺在一边,温柔的不说话。


“张继科。”马龙字正腔圆地喊了声他的名字,张继科忽然笑了。


“你不加个儿话音,我听起来还真不习惯。”


 


“我申请开始引爆。”


“确认位置。”


“脱出舱就位,母舰就位,盟友位置安全。”


“一分钟以后开始引爆,脱出舱计时器倒计时五秒后开始计算时间。”


“收到指令。”


“脱出舱开始计时,五、四、三、二、一。”


“计时开始。”


“脱出舱悬停中。”


 


“许昕,你来做最后的上升操作。”


“好。”


 


“计时结束。”


 


脱出舱从原定悬停位置急速下降,瞬间消失在母舰视野里。许昕心里一紧就要操纵母舰下降,却被马龙的手紧紧按在操纵杆上。


“上升高度。”马龙说。


许昕全明白了。什么改装频率放大器,都是胡说的。


他眼里忽然掉下眼泪来,母舰开始上升。电台静默。


他偏过头去看马龙,马龙垂着眼。


马龙说:“确定各舰位置。”


“位置正常。”许昕说。


 


β-2x小行星轰然爆炸,舱体剧烈晃动。


“测定爆炸能量。”马龙说。


许昕一刻不停地敲键盘,他眼前飞速掠过一串串数字,他眼角还是有水落下来,他的余光看见马龙把脸埋在手掌心里,他的眼睛疯狂出汗。


“能量有偏差。”他惨白着一张脸看着马龙。


“差多少?”马龙问。


“方向偏差。”许昕回答,“引爆时间存在误差,在新坐标(56,66.257,44.38)位置出现的能量供给不足。”


“准备备用脱出舱。”马龙说,“脱出时间足够吗?”


“时间足够。”许昕说。他明白马龙的下一步计划,他打从心底里反对,也打从心底里知道这反对没有半点作用。


马龙吐了一口气,就忽然笑起来,揉了揉他的发顶。


 


马龙坐在备用脱出舱里,顺着β-2x小行星爆炸的洪流向前移动,他眼前交织着亮色和暗色,小行星碎片四散横飞,他操纵着操纵杆,躲避这些碎片。他隐隐觉得这个场景有几分熟悉,不由得挂了几分笑意。


第一回模拟操作的时候,他和搭档张继科抽到了躲避小行星碎片的题目。这是模拟题里最难的一个,他们在全息模拟室里对着漫天的星星碎片发出赞叹。


马龙操作的时候有点紧张,他的手一直出汗,他就把他们抹在操作服的下摆上,他的视野里全是黑红色的行星碎片,模拟室震颤摇晃,他脸色发白,只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撞上碎片整机报废。


他带着全息头盔,却感觉到张继科向自己这边靠了过来,那声音是很微弱的气声,透过了两层头盔,那么细微而清楚:


“龙仔,不要怕。”


 


他松开了操作杆。


 


 


尾声:


两段录音音频


1


我是张继科,现在距离预定引爆时间还有五分钟,我在这里留下一段音频。


首先向在母舰上的两位同伴致歉,我对你们隐瞒了关于爆破点频率放大器没有改造成功的信息,这可能会导致爆炸产生的冲击有微小的偏差,但愿这偏差不会对我们的行动造成影响。


我希望我们的行动是成功的,战争将从我们这里停止,未来我们的国家更加繁荣昌盛,年轻一代不必遭受战火。


接下来这一段给马龙。


希望你以后的日子能平安幸福,万事如意。


龙仔,不要怕。


 


2


我是马龙,现在在操纵备用脱出舱,经角度测量,准备在新坐标(56,66.257,44.38)处通过撞击方式修正偏差。


时间紧迫,我将留下一段音频。


如今我坚信我们的战争将取得胜利,这是一个伟大的计划,由所有外派小组通力协作,并最终将成功实施。


我坚信我们的努力能够使得家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遭受侵扰,希望人类文明不断发展,科技不断进步。


要对许昕说的一句话是:要加油啊。


谢谢你,我不会怕。


 


FIN


 


PS:这是我最早开头的一篇獒龙獒文,彼时我还没从祖国怀抱来到西班牙这个破地方。这么长时间添添减减修修补补,最后成了现在的样子。


某种程度上,这个AU能够满足我对他们最开始的认知——为国而战。实际上这里又放大了一点,因为他们也值得。


向我在LOFTER上看的第一篇文的作者八月太太致敬,向她的作品《呼叫黄少天》致敬,向一切伟大的运动员和科学工作者和战士们致敬,向“科技发展,人类进步”致敬。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