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相思

教练【AU/龙獒/ABO】

总感觉虐……

会写诗的小幼獒: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26


张继科对着镜子给脖子涂牙膏。他为了能从正面的镜子里看到脖子后面,肩膀以上部位扭成了一根麻花,一只手推上去发尾拿掌心压着倔硬的发丝,一只手把薄荷牙膏用指腹在牙印处均匀涂抹打着圈按摩让他吸收。

但他这个姿势还是看不太清后颈,于是他对着门外喊了声许昕,许昕趿拉着一只脚的拖鞋过来,倚在洗手间门框上问他,“叫我干啥?”

张继科把头凑过去,“你看我这牙印消没。”



他这问题天天都问,问到现在都把许昕问烦了,观察得也没以前认真了。他敷衍地看了一眼张继科脖后边伤痕,其实硬要说可能还有点痕迹,但是不知道前因后果的人如果乍一看应该是联想不到这是用牙咬的,虽然快消退了,可相比一般牙印还是消得太慢,许昕啧一声,感叹道,“贺鸿那小子的牙是啥做的,能咬这么狠。”张继科闻言立刻紧张地皱着脸看向许昕,“咋了?还很明显?”许昕说不是,不明显。



他看了眼张继科那紧张兮兮的表情,心想你之前逞强说要自己一个人扛着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怕被抛弃的小狗模样,装得再狠还不是一不小心就暴露了,怪不得别人想欺负你,他有点想笑,却忍着笑意帮张继科把领子翻好,头发用手指给他耙得乖顺得贴在脖子后面。

他拍拍他肩膀,安慰他,“放心,牙印已经消了,没人看得出来的。”张继科默默看他一眼,小声说了声谢谢,扭头回盥洗池捧水洗脸。

许昕倚着门,看了会儿他洗脸,又拖着脚步蹭回床边,直直栽倒在床上,闭着眼睛随手拿脑袋边上的枕头蒙上脸挡着天花板白炽灯直照下来的大白光,窗户外面看起来灰蒙蒙的像天光还没破晓,天一阴就特别适合睡觉,他困乎乎地闭上眼睛,想能再偷睡一会儿就再多睡一分钟。



许昕感觉还没睡两分钟,张继科的大嗓门就在耳朵边上炸了,“我去你怎么又睡了?”许昕模模糊糊睁开眼睛,张继科一手抓过在空调房里冻了一个晚上的闹钟不客气地贴他脸上,许昕被凉得激灵一下,眼珠转过去一看到指针,他吓得更清醒了,连滚带爬翻身下了床冲进洗手间,一边把水龙头哗啦哗啦,一边嘴里面含着牙刷吐字不清地说,“继科你先过去,迟到要体罚的。”张继科颇不在意地说没事,“你动作快点,来得及的。”



今天天气阴得厉害,还没开始运动,光是从饭堂走到体育馆,每个人身体里都像一块海绵吸了三斤水汽,身子莫名的迟缓起来,脑袋也笨了,许昕打了个哈欠,意外却发现张继科今天却反常的不困,他蹲在地上开运动包,抬头看靠着栏板喝水的张继科,很感兴趣的是,“你今天怎么反倒不困了?”

张继科放下水瓶,看许昕一眼,又视线投远看球台,“有比赛我就不困。”

许昕点点头,今天再过一会儿他就要跟张继科打了,他觉得到现在还没把张继科当对手对待起来,这个状态不太好,他得立刻调整,一边搓着脸这么想着,一边又听到张继科又补充一句,“我跟越厉害的打越不困。”许昕于是心不在焉随口接道,“哦,那看来我也能算让你不困的。”话一说完,张继科就一脸诧异地扭头看他,许昕不明所以地看回去,懵懵地眨了眨眼睛,于是张继科对许昕这种莫名其妙的谦虚不明显地翻了个白眼。



“你废话吗?跟你打球我还敢困?”他冷笑一声。

许昕琢磨了一下,张继科这句话看似骂他,但实际好像在夸他打球厉害。许昕高兴了,找回了点兴奋,嘿嘿咧嘴一乐,“也是啊,既然你都把小爷评价得这么高,那么我就众望所归来打破你的全胜神话吧!”

张继科冷下脸,一脸正色说那倒不可能,他一定要破了国家队记录,成为第一个全胜记录毕业的人。说完拿着球拍就走了。留下许昕一个人在原地,那感觉就跟本来只想跟邻居家小狗逗着玩,结果却被咬了一口一样,他有点无语,对着张继科背影抱怨,“我不就开个玩笑?你突然那么认真搞得我很尴尬啊,喂,张继科!”

张继科脑袋都没回,绕着单边场馆来回,一蹦一跳地甩腿甩胳膊热身,面无表情当什么都没听到。

许昕瞪着眼睛,连忙抚着胸口给自己顺气,让自己不被气死。安慰自己气量宏大,千万别跟他那个死性子一般见识:不气不气,我不理他。





马龙能感觉出来今天大家状态都不好,其实他自己也感觉身体里都是阴天压下来的水汽,攒不起来劲儿。李指导在他旁边不加掩饰地打了第三个哈欠,马龙终于忍不住了,但问的方式还算委婉,“昨晚没休息好?”

李指导意识到自己哈欠打得太猖狂了,有点不好意思,“不是,天气问题。天太阴了。”

马龙看了看窗外的阴天,“估计要下暴雨。”

李指导捂着嘴,说话自带把哈欠憋回去造成的困倦的回声,他突然想起来,“是不是我们上周没休息啊。”

马龙说是,本来训练安排是说一周休息一天,但是上周开始队内赛,赛程安排得紧张怕打不完就没休息。比赛强度挺大,连着也有十天了,现在看赛程进度应该能准时完成比赛,可以安排一下休息了。



李指导很欣赏马龙这种平时不多说话,但是脑子一直记着事,只要开口说话就必定有理有据很清楚的做事风格。

李指导满意地点点头,又问,今天有谁比赛?

马龙抬手揉揉眉心,“张继科。”,然后他又不自在地捏了捏鼻梁,“他跟许昕跟贺鸿的都是今天。”

李指导看了眼最远处那张台旁边的张继科和许昕,“嗯”了一声,“今天比赛看点挺多。那打完今天就让他们休息一天吧。”

马龙说好,结果李指导压抑不住又张嘴打了个呵欠,这玩意儿传染,马龙觉得要是他在这儿站久点儿他也要一个呵欠接一个了。他正好看见角落球台那边张继科在跟许昕周雨方博他们说着什么,一手插着腰,一手掂个球,周雨方博他们都围着他听他讲话,张继科表情就像个指挥战斗的小将军,指手画脚地规谋着什么,嘴巴一张一闭喋喋不休。马龙挺好奇的,就过去了。



张继科和许昕要用的是周雨和方博打完下来那张台。他俩走过去换台子,周雨一边把球递给张继科一边跟他说,“科哥,这球有问题。”

张继科掂了掂球,他很笃定,“没问题啊。”

方博拿毛巾给脖子脸擦汗,也赞同周雨的话,“真的,这球打起来特别飞。”

张继科看了眼许昕,许昕说那换个球吧,他去隔壁桌捡了点球过来,张继科两边都掂量一下,撇撇嘴角,“这俩有啥区别吗?”他抬抬下巴让随便一个人去对面,连着发了三个球过去,然后一直笃定球有问题的周雨也懵了,“那是咋回事?”

张继科把球都捡回来,在手心掂着,说,“总不可能球都有问题吧。”他这时候一抬眼皮,恰好看见马龙走过来,有意无意就站他旁边了,但是看的是别人,他问出什么问题了?

周雨说没啥,我们讨论下球。马龙都没等周雨说完,他盯着球台皱了皱眉头,他过去按了一下桌面,回头又扫视了一下四个人,点了张继科名字,“继科你轻你过来。”他指着球网偏右的中间,“你往这儿坐。”张继科不明就里地坐了上去。那边周雨跟方博耳语,“你说他怎么就能看出科哥最轻,我感觉我看起来最轻啊。”方博小声跟他咬耳朵,“估计他觉得科哥是omega?”许昕觉得他俩声音还是很大,一人给了一个眼神敬佩他俩胆量惊人,乱说话还声音这么大。



但张继科和马龙没听见,马龙心思原本都在研究球台上,他无论是目测还是手摸都觉得中心不稳,让张继科坐上去压了压,他再用手两边衡量一下,比较细微的感觉差要很专注才能体会到,可这个动作一下就把张继科包两臂里面了。

张继科小声提醒了下马龙这个姿势很别扭,马龙一抬眼睛,正好两人目光撞上。张继科本来下意识目光想躲,后面一想脖子的伤疤早好了,也有了底气,一改前几天鬼鬼祟祟躲着马龙的模样,正大光明地跟他对视,俩人还什么都没干呢,光单纯的对视就已经觉得视线纠缠的地方雷电大作起来,马龙此地无银地咳嗽一声,“好了,你下来吧。”

他松开拦着球台的手,张继科一蹦轻松跳了下来。


马龙给他扔了个球,自己走到球台一边,“试试现在好没。”张继科在球台另一边,握好球拍,接着马龙发来的球,他们很自然地随手打了几球。在训练馆里几乎就没看过张继科和马龙对拉,但是这个画面又特别的理所当然,就像就应该是这样,就像注定是这样,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已经排演过无数遍一样的自然。可是太短暂,短暂到成了一个错觉的恍惚,张继科就收了球,马龙也回身跟围观的几个人淡淡地说,“可以了。比赛吧。”说完也没怎么留恋小徒弟们敬佩的表情就走了。


许昕把周雨和方博也赶走了,他问张继科准备好没。张继科没说话,许昕疑惑地看过去,吃惊地发现张继科还盯着马龙背影张着嘴依依不舍。

……人都走了你还看个啥?
许昕拿手肘怼了怼张继科肚子,“收了你痴汉脸,好好准备比赛行不行?”

张继科眨眨眼睛,十分不愿意地把视线移回来,他长叹一口气。
许昕看着马龙,若有所思,他也挺感慨的,“马指导这种神级的运动员就是跟我们境界不一样啊,什么都还没说呢他眼睛一看就知道问题,一摸就解决问题了。我十年后有他那样我就别无所求了。”

张继科当然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比起许昕单纯的敬佩他心思还不太一样。想嘚瑟地笑起来但是却努力收敛着,憋不住笑容又满脸恨不得全绽开花,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表情滑稽又好笑的小核桃。
许昕无意中只瞟了一眼就已经震惊得目瞪口呆。

“你说得对,他真棒。”张继科实在忍不住了,摸着后脑勺傻笑起来。


-TBC-


======

过度章,
过度一下情绪。
为了~
为了那个“两个星期以后”的
约定。


评论

热度(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