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相思

【新凡】关于身体 小甜饼

杳杳:

  陌生城市的星星,稀稀疏疏,零星一二。从车窗外探出脑袋卖力地看,也看不清楚。漆黑的夜幕里,那星星是点缀,还是主角,还要归功看客的一双眼。


  冬风吹得呼啸,声势浩大,威风凛凛。热闹的中心区少见树林,只有一二用作装点的高树,上头横七竖八的几根粗壮的枝干,连稀松的叶子都找寻不见,隐匿在冬日里。


  西游路演结束,从主办地驱车回酒店下榻,稀里糊涂在车上睡个把小时,赶最早的班机到下一个城市,挂上不多不少的笑,说不偏不倚的话,演只好不差的自己。


  走在身边的吴林从包里摸出一件外套来,示意吴亦凡穿上。紧了紧身上的卫衣,又看看门外不过三五步的保姆车和隐约的摄像头,他还是摆了摆手。


  坐进保姆车的时候,路灯晃了几下,光线愈发昏沉。司机在车边踩灭了烟头,顺着风吹了吹烟味,又仔细闻了一下自己,这才缩进车来。


  


  所以,戴着棒球帽、裹挟着一身冷气匆忙地坐进车里的林更新,像是个意外。他向吴林解释蹭车的理由,冠以道貌岸然的借口,吴林只看了一眼后座憋笑的吴亦凡,就转回身去。


  他倒是一向以实用为先,还背了个不大不小的黑色双肩在背上,挤到他身边的时候,先趁着黑暗猛地一抓吴亦凡的手掌,攥在手心里,用手心把握温度。


  “怎么不穿外套?现在犯懒,真着了凉就该犯病了!”这话是这么说着,还特地拿出十二分的演技来让两个眉毛向上挑了挑以示严肃,另一只手又包裹上来,替他取暖。


  乖乖听着训话的小和尚趁着他看不见的时候悄悄地白了一眼,这人,啰嗦。等到那双温暖的手掌把自己的手包起来的时候,他才忍不住用指肚去摩擦他的指节。


  从后视镜向后看,这两人倒还坐得周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话,看起来很像那五六分熟的同事关系,吴林如是想着。




  前座的吴林翻来翻去倒腾出一把药片来,转身递给吴亦凡的时候,还抛来一瓶矿泉水。“你数数够没够,我刚看了一下应该没少。中午给你那白的喝了没?”


  吴亦凡点了点头,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嗯字。那边林更新接了矿泉水,拧开以后试了试温度,皱着眉头又给扔回去:“太凉了,这天喝伤胃。”


  还未等吴林反应过来,他又从那背包里摸出一个袖珍的保温杯来,往手背上点了点水,试了试温度,“这杯子还行,还有点热乎气儿。”说着,塞进吴亦凡的手心里。


  豪干一把药片,咽下几大口水,吴亦凡往后座一靠。那人却还不老实,又从背包里摸索出什么来,然后就开始卖力地吹气,一个鼓鼓囊囊的腰枕又被硬塞进他腰下。


  于是,吴亦凡撑着坐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黑暗里模糊不清的,林更新的脸:“怎么着,现在演艺事业不景气,准备转行给我做助理?”


  那句“我还是比较喜欢美女”还没出口,就被那人轻轻敲了一下额头:“贫吧你就!”




  眼见着前头不知为何起了灯光,突然他的眉眼就分明起来。能看见他正皱着眉头,抿着嘴,眼睛里盛着流动的光,倒映着自己的影子,好像,写满了关切。


  倘若这种眼神能演得出来,林更新就是拿一万次的奥斯卡,也是可以的,吴亦凡想。


  


  前面似乎出了车祸,司机和前排的吴林一下子提起精神来,小心地躲避过去,交流不断。趁着这时候,吴亦凡悄没声儿地往林更新怀里挪去,赖入。


  在那人发出声音之前,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猛地堵住他的嘴,只留下低声的几句嘟囔,隐藏在黑夜的汽笛声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那孤零零的腰枕被留在大明星原来的位子上,无人问津。掰直林更新自然下垂的一边手臂,再正正经经地贴着他坐下,狭小的空间内两个高大的男孩,你挤我我挤你。


  靠着他一边的肩骨,吴亦凡还忍着只在心底嫌弃他骨头太硬,枕着并不舒服。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那边那人就伸出温暖的手来,摸着他还未卸去发胶的头发。


  演员这职业呀,有时候也蛮不浪漫的。一年三百六十天三百五十天都在工作,接吻亲的是唇油,亲脸吻的是粉底,正眼看对方都觉得像杂志封面,时时刻刻都在带妆彩排。


  偶尔一个摸头杀吧,还摸了一手发胶。




  “你别跟我闹,这。是真的好不了了?”眼见计谋被戳破,这让打着转移话题幌子想要自保的小和尚瞬时低了脑袋,听着头顶那人压着嗓子的问话,心底有些忐忑。


  感受着那手又顺着他的身体滑向腰部,不声不响地给他一个托力,他更觉惭愧。“只是开玩笑同她们说的话,你也跟着当真?”


  话似乎才说了一半,就被人托着下巴抬起脸来,正对着他的眼睛。“你吧,每次扯谎,眼睛都飘来飘去的。”听着语气,他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笑意。


  “你也别蒙我,这事儿我要不是打听明白了,我也不来问你。”林更新闭上眼睛,用空闲出来的一只手用力地揉着自己的眉心,缓解眼睛的酸涩,努力让自己精神一点。


 他知道,自己的劝说,大概并不是一个合适的身份。他也明白,那人要的是什么想的是什么,他该成为他的助力,而非他的阻力,他都知道。


  光环背后,皮囊之下,看着他年纪轻轻作践的这一身病,到了不好受的还是林更新自己。




 “有时候,你也该停一停。”在心底酝酿了许久的话一直找不到出口,总算在今天有了这个机会,他想着,这无论如何,都要和他说清楚了。


  正说着,却被人撑着眼周,两滴冰凉的液体滴入过度疲劳的眼睛,瞬时刺激得他闭上了眼。猛地向身边一抓,正抓住那熟悉的手,一摸,果然握着一个眼药水。


  真是怕了你了,还说不得了,林更新心里叹了一口气,如是想着。许是因为看不见了,听觉格外敏感起来,那人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吞吐着温热的呼吸,格外暧昧。


  “我……你知道,是停不得。”他张张嘴,想要跟那人细细地说明白,却又终究不知道怎么样开口,自诩还蛮会讲话的一张嘴,到关键时候,像吃了哑巴药。


  还未等他想好下一句如何说,那人的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说下去,又轻轻地点了点头,示意他,都明白。


  “我知道。”他声音哑得很,又放得很低。“我也不该劝你什么,只是……我看着难受。”生平,他擅长蜜语甜言,不知道以此牵扯进来多少风流事。


  可真真儿碰上命里头的天魔星,他是连一句情呀爱呀也羞得说不出口,一句好听的话在心底拐了十八道弯,一片锦绣出了口,又变成简简单单的二三字,与浪漫绝缘。




 


  他已经睁了眼睛,垂着头,轻声道:“你自己的身子,到头来还得你自己在意。旁人再怎么样为你考虑,也终究称不上周到,是不是?”


  吴亦凡抬起头来,看着他渐渐融入夜色的五官棱角,一时间岁月参商,悉数走过。常听得人说一句话,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愁。


  这人呀,也笨拙得可以。这样的话,那群喜欢自己的女粉丝不会说,只有妈妈会说。字字简单,却都是不打一点折扣地,对他的,一番苦意,一颗苦心。


  他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回应他这番一心为自己的话,却反复张了张嘴,归于无言。自己,从来不惯于谈苦说难,凡事,他又喜欢一力扛过,羞于与人言说。


  一番话在五脏六腑里转了七八遍,最终从心尖上掏出来四个字,笨拙地用双手捧到他眼前,然后用唇齿的贴合来认真地,轻轻说给他听。


  就让我的笨拙,和你的笨拙凑成一对,让我的真心,与你的真心,也凑成一对吧。


  “你明白我。”




  这话林更新听了,只觉得登时一股热血逆着经络猛冲上来,让他顷刻间得了最大的肯定一般,只觉得一根绳子连着他的血肉,与眼前这人绑上了,不可拆了。


  竟是,再也没有别的话,可以拿来回赠了。


  于是,他用力地点了点头,将手覆上那人的指骨。




  本想再说上什么,前座二人却终究是休了话语,保姆车内归于平静,不听人言。


  吴亦凡拉着他的手覆上自己的心口,隔着单薄的衣料,听着他胸腔内那器官有力的跃动。是灯光,还是月光,林更新看不分明,只觉得眼前人的侧影,实在好看。


  那眉啊眼啊,就是天仙化人,都只是一般的好看,看多了,未免生倦。难得,是一种力量,藏于寻常里,却格外的坚定,格外的坚定。


  听着那心跳砰砰,又看他唇角挂笑,林更新也跟着笑了。




  你既然选定了这路,我就不拦着,也不劝你。只跟着你一起走,陪你南墙一一都撞过,死胡同一一都钻过,受九九八十一难,最终,看你得偿所愿。


  便如此,走着吧。




  二人到了机场,吴亦凡率先下车,不与他同一班的林更新在车里又坐上一阵,只等和他前后脚,避人耳目。正在车里坐着收拾东西,却又发现那小小的保温杯,不见了踪影。


  屏幕一亮,冒出他的消息,熟悉的手掌里包裹着那小巧的杯子。林更新等上一会儿,照道理他应该再补上一句,杯子我拿走了,会好好喝水的,可他偏没有。


  不过,谁让我明白你呢,你低调你不说,我也把你的意思猜明白了,林更新也笑起来。


 


  西游主创的群组里有了新消息,点开一看,最新的票房快讯,果然喜人。林更新明知他能看见,却还是转发到与小和尚的私聊里。


  图片发过去一会儿,林更新想着,是不是已经登机了?不对啊,不可能这么早啊。重新打开手机,准备问上一句,却刚好收到那人回复,两条。


  “🔥🔥🔥✌️✌️✌️”—————来自西游伏妖群组。


  “护眼妙招:少看手机多睡觉。”-----来自私聊。


  


  屏幕的余光里,他悄悄笑了。


 


  


---------------------


灵感来自 @新凡狗喵后援会 今天关于弟弟身体的一条lo。


喜欢弟弟四五年了,看着他走过很艰难的一段时间。仔细想了想,想和大家说的,其实和在文章中哥哥的一段心里话,是差不多的。


既然喜欢他,就会明白,他是心底有力量的人。这种力量支撑他走过许多,也将支撑他走到他理想的终点,和自己胜利会师。


所以,不必太心疼,不必太低落,要明白他一定能扛过去,他也愿意为梦想吃这份苦。现在他走的每一道难关,都是他通往理想国的垫脚石。


他心甘情愿吃这份苦,这份苦一定会换来回报。比起无意义的心疼,拿出更多的精力来,换成对他的信心,换成真金白银,来得更实际有力。




这一篇,其实也有很多很多的深意,不知道我有没有写明白。但我想,大家都能从中找到打动自己的那一部分,因为,真的是很柔软的两个人啊。




另外,求梗啦!



评论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