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相思

镜生-桃花叹(短篇?|脑洞私设,虐向,可能有Bug)

昨晚突然想到的一个梗,私设,可能有Bug,但是挡不住自己的脑洞和一颗想要虐的后妈心(其实是亲妈来着……也许是最近甜饼吃太多了?)

唐僧并不是金蝉子的转世,反而是他的镜生(因为天地灵气而凝聚成型,依附于金蝉子而生,但会影响本体,类似于强方会吸取弱方的力量,影响修佛之类的,最初两方力量相近,具体人设不完整),但佛以慈悲为怀,未有杀生,将唐僧放逐尘世,如凡人般转世轮回,所以身体一直孱弱。

上一世他是江流儿,遇见了齐天大圣孙悟空,于是故事便开始了(剧情和大圣归来一样,当然其中多了感情的部分,当然我还没开始写……),他转世成为唐僧后因为执念太深所以记得上一世的事情,正巧知道金蝉子犯错被罚轮回转世一次西行取经,于是请求佛祖自己与他一同历难,若他先到达西天取得真经,就能为自己正名,给自己同于金蝉子的修为和生命等等等,若金蝉子先,自己将再不转世,魂飞魄散,也再不会影响金蝉子修行。佛祖终归还是同意,要离去时听到说孙悟空杀戮太重,不能姑息,怕重蹈五百年前的覆辙之类的,所以他又请求佛祖说自己愿以身渡他,为他积善修德等等等……吧啦吧啦……反正最后师徒四人就一起取经去了。

噢,孙悟空五百年前在西天见到金蝉子,因为种种原因一直念念不舍,反正也做了许多事情,结果他也听闻了金蝉子犯错受罚一事,本就想同他一道,阴差阳错跟了唐僧,他只当唐僧是金蝉子转世,暂时没了记忆……(之后接西游伏妖剧情,但唐僧没使出过如来神掌),中途孙唐感情极速升温,知道成佛将舍弃七情六欲,所以要到西天的时候孙悟空就把唐僧拐回了花果山,于是虐就开始了,当然中途还发生了一些事……(咳咳,其实有过糖)

请忽视时间以及各种方面的Bug,这只是初设,下文可以算是结局,也可以算是一个故事梗要。

也许会拓展成中长篇……时间上就不确定了……(如有写崩请原谅)

勿上升真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悟空,你要去哪儿啊?”唐僧撑起身看着已走到洞口的孙悟空,身体的冰冷让他行为缓慢而迟钝,可孙悟空并没有注意。

“去西天,午后就归。”冷漠简单的话语,甚至没有转过头,唐僧看着背对着他的孙悟空苦涩地勾了勾嘴角,他强迫自己离开石床,走近孙悟空。

“是佛祖召你吗?可否晚些前去?后山的桃花昨晚开了,我们……”唐僧的右手有些踌躇,他似乎想要抓住悟空的衣袖,却迟迟没有动作。

“啧!我说过午后便归,自不会骗你。桌上有吃的,你看着解决吧。”悟空不耐烦地揉揉头打断了唐僧想说的话,他抬脚向外走去,唐僧紧忙跟着他也来到洞外。

尽管已到春季,凉风吹过还是让人不自主地微颤,“悟空,为师……”“臭和尚,你能别一天啰啰嗦嗦,唠唠叨叨吗!”因为心急而语气暴躁的悟空冲着唐僧做出凶狠的表情,唐僧似受到惊吓而退了半步,却仍注视着他。

孙悟空腾云而起,他再没看唐僧一眼,朝着西天的方向飞去。自从知道师父不是金蝉子后他是越发没有耐心了,本就啰嗦麻烦的性格使他对他的热情越降越低,更何况,若没有他,金蝉子的西行之路便有自己相伴,哪会遇上这样一个唠叨麻烦的师父。孙悟空越想脸色越冷,根本无视身后唐僧的呼喊。

“悟空,你别走……悟空……大圣……别走……”唐僧匆忙想要追上悟空,却踉跄摔倒在地,强忍的泪水终是掉落。他何尝感觉不到悟空对他态度的转变,因为他不是金蝉子,不是他五百年前在西天遇上的那个人。是了,从一开始就错了,身为金蝉子镜生的他自来到这世间便是个错误,本以为自己会无声无息消散于天地,却在一次转世时遇上了他,于是江流儿便再没忘记过齐天大圣孙悟空。在轮回泉受了一次次灵魂洗净的痛苦,他愿意压上一切和金蝉子争一争,所以恳求佛祖让自己与金蝉子一同西行修佛,无人可知当大圣愿意同他西行时内心是怎样的幸福庆幸,所以最后便轻而易举舍弃了唯一的机会。因为大圣,他不后悔,但心是肉长的,所以会痛,会难过。

不甘心自己永远争不过金蝉子,以为拥有了大圣,却发现从头至尾都是误会,他只是大圣不知真相时暂放情感的容器。

他知道今日是金蝉子重新归位的封佛大典,也知道大圣是为了庆贺他而去的西天,更知道当金蝉子被佛光加身的那一刻他就得永远地离开,魂飞魄散。镜像双生本就天地不容,胜者为王自来便是规矩,所以他的结局自放弃西行,舍弃成佛机会时便已注定。可那时他有着大圣的承诺和宠爱,与大圣在花果山的生活自由放松好不幸福。于是,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尽管出生如此,却因遇见大圣,生命便充满光明变得无比美好。

唐僧缓慢地拖着步伐回到洞内,冰冷的石床上没有让他温暖的身影,近来早已被病魔侵蚀的身体越发虚弱,可大圣看不见,不,应是他不愿多看。

爬上床时膝盖磕在碎石上瞬间磨破皮出了血,疼痛感让他意识有了瞬间的清醒。身体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流失,这是本体越发强大的证明,也是他生命的倒计时。他无数次在夜里惊醒,在感受过大圣的炽热感情后开始害怕死亡。以前大圣会拥着他调笑说和尚胆子怎么这么小,竟做噩梦惊醒,面对妖怪时不是挺牛的吗,然后大圣会亲吻他的眼睛和嘴角,轻抚背脊使他放松睡得安稳。可后来便再没有过,于是他学会了忍耐和沉默,惊醒后的无数个夜里他便偷偷地注视着大圣闭着眼的脸庞,一遍遍在心里描摹他的模样,然后心情变得愉悦,脸上也不自觉有了笑意。

身体的越发无力让他更加软弱烦人,大圣讨厌他手无缚鸡之力还整日啰嗦说教,对他越发暴躁不耐,可他没有办法,他害怕若是自己不主动贴着大圣便再看不到大圣一眼,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近黄昏。

“洞……”雄浑的钟声从遥远的西天传到天地之间,封佛大典已经开始,不知大圣是不是站在金蝉子面前温柔地望着他,望着他荣光披身,望着他朝着代表他的新生,我的死亡的终点前进。

唐僧感觉呼吸开始变得缓慢而吃力,眼前开始模糊而昏暗,他又想到了初遇大圣的场景,尽管被困于五指山下五百年仍是那样耀眼挺拔的身形,狂傲不羁的性格,从小听着齐天大圣孙悟空传奇长大的他无比崇拜和兴奋地绕着他,围着他,想着他被吵得脑仁儿疼却无可奈何的表情。跟着轻笑出了声,却扯着内脏生疼。

突然疼痛感加剧席卷了全身,感觉全部的骨头都被一点点敲碎,肌肉被拉扯撕裂,意识开始涣散,他知道已是极限了。

恍然间他看到大圣出现在洞口朝他走来,是他熟悉的温柔神色,身影渐渐和曾经的大圣重合,是他记忆中齐天大圣的模样,身穿锁子黄金甲,脚踏藕丝步云履,头顶凤翅紫金冠,手持如意金箍棒,无比神气傲然,却唯独对他软了性子,“江流儿,随俺老孙回花果山,看万里的枝头桃花如何?”

自是愿意的,可许诺的那人却不在了。

一阵风吹过,似是闻到了淡淡花香,已失去全部力气的他嘴里还喃喃着什么,“桃花……大圣……我们一起……”未完,头向右偏去,嘴唇也再未闭合。

他,江流儿,终是离去了,且再无归期。

评论(2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