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相思

【猴唐】 来日方长 10-13

林呈:

完结啦【。










10.


他说过,有过痛苦才能知道众生的痛苦。




“玄奘,看来你已经,明白了那么一点点了。”


“弟子想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大爱,难道对众生宽容才是真谛,”,他双手合十,目光楚楚,“……弟子是否应该放下对那妖猴的恨。”


“等你真正知道了,也不必去天竺了。”





玄奘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只不过居然是个光头,茶色的瞳孔微颤,还在那里大喊臭猴子。


被叫的人蹲在那个小时候的他旁边一脸受气样,还拍拍小孩后背十分熟稔,
“对不起啊,原谅我吧?”


“不原谅!”,小孩倒哭得更厉害了,“你把她还给我!”


孙悟空一脸哭笑不得似是在忍耐,面上居然还是温顺的笑容,“我怎么还给你啊,她已经魂飞魄散了。”


小和尚泪眼朦胧的,瘦弱的手从宽大的衣袖里伸出来,颤颤巍巍地去够孙悟空头上的金箍。


三藏一惊,心想这个自己也太不要命了些,一着急又连咳了几声,却发现那边的两人并未察觉。


孙悟空往后躲了躲,说你答应我了,给我的。小和尚不依不挠,“谁说过要给你,什么时候的事!”


“你睡着的时候啊。”,孙悟空坐在原地,看着一步一步挪过来的小和尚,语气颇为无奈,微微垂下头认命般凑近那只白皙又瘦弱的小手。


三藏看着那金箍当真被那孩子攥住,从那猴子脑袋上摘下来,没缘由的心下一急。


不能给他,别还给他。


他心里这么想。





猴子大概是在估量着小家伙什么时候把东西拿下来。等小和尚站稳,他也慢慢悠悠抬起头,刚想开口说什么,那小和尚居然一巴掌挥过去。


三藏一惊,什么也不顾地冲过去将那猴子护在身后。


又知晓这两人定是看不到自己的,在这里逞能反悔又有何用。


对面那张自己的不乏稚嫩的狰狞面孔,他口中一句一句的“臭猴子”对着护在身后的人,玄奘莫名头痛,不禁闭眼。


然后是鞭子抽打的声音,猛藤穿过自己的躯体狠狠鞭在那猴子身上。再睁眼回过头去,那猴子脸颊上分明一道血痕,长睫都在疼得颤抖。


三藏蹲在他面前,目光游离在对方身上的鞭痕,而被看的身影也愈发模糊,本就摸不着。


“悟空……”
他嘴唇干裂,尾音像声叹息,吐尽全部气力。


那猴子抬眼看他,应该是在看他身后的那个玄奘。他也跟着回头过去,看着那个人怒气冲冲。


“你这是咎由自取!”
此时说话的小和尚长大了,是三藏现在的样子,只是眉目模样更精神些。





“师父是不是讨厌我?”


三藏又转过头,惊异地看着他说出上一次梦境中的话,声音发涩,像拘谨,像犹豫,又像期待,可更似恐惧。


颤抖的骨节分明的手想抚上那猴子的脸。



他鞭笞他不是恨他,是恨自己。


他怕所有人知道自己的那点心思,卑微可恶,心脏早已不堪重负。


伪装正一点点被那猴子卸去。


难道要说出口他爱他,一个杀了他救赎的恶妖,区区一只顽劣不化的石猴。


他狠下心,打他骂他,说他死十次都不为过,希望他下地狱永不超生,告诉他两人之间一切矛盾并非演戏,用冷然和藤鞭面对他。


可他居然不怪自己了,他不反抗了,他的落寞和无言让他惶恐,在白天仍旧大大咧咧地叼着根木棍同自己开着不着边际的玩笑。


而那个他认为唯一可以吸引自己目光的金环,自己也不放过。


在他大脑反应出“我应当恨他”之前,他已经站到那猴子面前,伸臂紧紧搂住那触碰不到的幻影,耳边是忽略不掉的幻境里那个自己的声音,


“我对你恨之入骨。”




“不,不是。”
他开了口,终是要落下泪来。




陈玄奘平生哭过三次。一次是孩提时被师父打得鼻青脸肿,一次是段小姐在眼前被挫骨扬灰,一次是看见小善那似曾相识的蓝色灵魂逐渐消失。


曾经他被打得半死,一路西行落得一身病,他没掉过眼泪。起初的无数个日夜他想她的时候,在那段最折磨人的日子,他没有哭。


可此时他比身后的人还像孩子一样,几近崩溃,温热的液体含在眼里,


“不……不是!”


他不能哭,他只能死死扣住双臂,看着眼前人额间妖印殷红,嘴角仍然上扬,泪却流了满面。









11.




唐僧醒了,意识到自己做了个噩梦。


头脑昏沉,他半天才注意到自己手里的金环,沾了些尘土已有些黯淡。



“师父?”


熟悉的声音。唐僧看着对方,沉默片刻,“上路吧。”



猴子一脸讨好,“师父不多休息休息?”


“你现在倒是关心为师。”唐僧站起来,把东西简单收拾起来。


“应该的应该的。”猴子笑笑,随后混不吝地把一猪一鱼都叫了起来,一点也没了刚才怜香惜玉的架势。


“大师兄像打了鸡血。”


“大师兄打架的时候都像。”


“臭鱼闭嘴吧。”


“你闭嘴,扑街。”


“你俩好了啦,将就下。”猴子撇撇嘴走过来,扛着棒子挑挑眉,“师父着急赶路,快点准备。”


“你难道不着急赶路吗大师兄?”


“你难道不去照顾师父吗大师兄?”


猴子是看不到那俊生和怪人的脸的,只能看见一个猪头一个鱼眼朝他凑过来。


差点没一棒子挥过去的猴默默心疼了一下自己顶替的那位。


“啰嗦!快走!”



“大师兄突然好凶。”八戒可怜兮兮好不做作地靠在悟净肩头。





一座山,九九八十一道弯。六耳把那还剩半口气的唐僧从妖精洞里拖出来的时候差点也累得翻个白眼倒过去。


和尚还不依不挠,“那黄风怪,我已开始感化,你为何半路阻挠?”


“我的好师父啊,”,六耳只觉得呼吸一窒,强忍的怒火冒到喉咙,“那妖怪是要吃你你看不出来?”


“你……你现在都不与为师商量了……”,和尚双臂吃力地撑着地,还不肯失了面子。


六耳简直懒得理他,不能说服自己这种事还要跟他解释一番,“谁跟你商量这事啊,快上路吧师父。”


和尚一脸痛心疾首地站起来,小跑过来的八戒扶了他一把。



最后和尚叹了口气,“也罢。”


“不就是个妖吗,跟大师兄争什么,一看他心情就不好。”八戒扇子掩面,把和尚丢给了旁边那条鱼。


和尚靠在悟净身上也不安分,“非也,伏妖与感化本是一谈,我们作为驱魔人,要用善念……”


“你可别说了,大师兄这脾气又见长,可没人听你讲大道理。”


“为师当然知道。师父很聪明的,只是我……”


“好了好了……”


那猪妖扭头看了看身后猴子戒备的眼神,面具下的嘴角有些下撇。


猪的辨别真假能力似乎是与生俱来,但若仔细想来却又不是。不计较这些,他平心而论,觉得从眼从耳从观,面前这个猴子都不太对劲。


他有点不敢确定。


脾气,态度,光是往日对那和尚做的莫名其妙不该干的事他都不管了。铺被倒水这种事轮到他头上不说,晚上还非常不自觉地把他推到师父旁边。


金箍不要,而且耳聪目明也不介意他和傻鱼背地里说出段小姐的名字。


同是妖,他若想,是能看到那只金毛猴子的面目,即便真是假的也与齐天大圣宛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那火眼金睛却似笼罩着一层白雾,原形也时常波折缥缈。


但有那高僧在,真有问题,他不可能看不出什么。


猪妖看了看那正与猴头争执,想感化妖精的倔强和尚的挺直脊背,还是想收回这句话。




大师兄果然说得对,没人二得过师父。









12.



一路西行,过了这座山。


一猪一鱼哪里管得那么多,缘路所见之景皆似仙境。


“本来吵着要分行李,现在到地方了,也就这样吧。”悟能四处看看,化作小生面容冲那几只仙鸟化作的美人拽上几句情诗。


“你还好意思说,别用口水脏了这。”


“悟能悟净,休得无礼。”
唐僧微微蹙眉,环视所处之地,直到被唤了一声。


“玄奘。”





“弟子陈玄奘,拜见佛祖。”


悟能见了连忙跟着跪下,顺便带着那条咸鱼一起。


“你终于来了。二十二册经书已经备在马车上,你功德圆满,这些经书你可以送回故都。你与你的弟子,也可以修入佛门了。”


“多谢佛祖。”


那人嗓音清冷,却忠贞得踏实。八戒与悟净拜了谢站起来,却见自家师父还跪在地上。


“师父?”
八戒叫了一声。


那猴子一直站着,表情僵凝。最后十分不耐烦地就差过去踹那和尚一脚。



“……弟子还有一事相求。”


声音被硬生生挤出来。




“若是关于这经书的,方可差人带回去交予你师父,你可立地成佛。若是别事,慢慢道来。”





和尚跪在地上,肩膀因畏惧而轻颤。


“……恳请佛祖,容弟子再见悟空一面。”



如来静默,霎时仙境内落地针可闻声,一猪一鱼大眼瞪小眼。


后面那猴子甩甩头,然后化作一道烟,消失了。




悟能诧异,那和尚早就知晓。







“并非我不愿帮你。”


“……”,和尚抬头,眸光澄空。


“玄奘,你知道生死难逆。”



“弟子明白……”


“再多的代价与罪责无以弥补。”旁边一佛尊蓦地开口,“那孙悟空身负重伤,石身难逃,灵气早已回归自然。”


“那日你误判,赌上生来的识妖能力,还用那困了泼猴五百年的藤鞭损耗了他三成的功力。千年蛛精爪牙敏锐,一步即半里,若不是为护你周全,怎会舍身于毒牙之下任那蜘蛛残害。”




八戒心想,佛说的话,都是平淡。




“他后想与之同归于尽,但所幸被你的两个弟子从河中寻到,只是已毒气攻身。”


和尚从头听到尾。握在手中的佛珠直直落下,似是什么也说不出。


半晌。


“当年弟子说过……小爱都在大爱之中。”



悟净的鱼眼都瞪大了。


“弟子清醒时见到他的第一眼,弟子便已认清。路经黄风穴时便确信他不是悟空。


“一切责罚玄奘皆可承受,弟子只求佛祖,悟空的消失是弟子最后的不甘,只要能救他……”




高处一声叹息。




“我无能为力,只有一法子可换那猴子全身而返。”


“玄奘……洗耳恭听!”


那和尚的脊背像再也直不起来一般,额头狠狠抵在地上。



“你梦境里的那个嵌石宝盒里,最后装的是孙悟空的灵石。


“他乃天地所生,本无感情,却执念亏欠于你。”





我欠你的,我早已经还清了。



茶色的眼慢慢闭上。



“当年取了他五百年光阴,如今,他也积德颇多,便还给他。


“他真身复在,但很可能不再记得你,不记得这数万里路,只认得自己是花果山众猴中的一只。


“即便你步入佛门,不会随时间流逝而折寿,但凡事都需代价,若为此结果放弃成佛的机会,被烈火折磨数百日,你可后悔吗?”


佛门烈火,让人看着都触目惊心,仙人也招架不了,何况是这一身病的和尚。



“我都想替了师父,反正皮糙肉厚。”


“我不反对。烈火滋味我可没法享受。”


“和尚很聪明的,他不说是为了我们。”


旁边的头一次没反驳他,
“他怕,但他还是说了。”


一猪一鱼被赐了光环,定定看着那跪着的和尚像松懈了全部一般,
“叩谢佛祖……”


“弟子无需后悔。”



一千年,一万年,他不愿回头。








13.




玄奘步入花果山时赶上个晴朗天气,一只只一团团猴子从唐僧身边擦过去,有的还撞到他。


和尚是经不住这嘈杂的猴叫声的,但他要找那只猴子,他想看看他。



虽经烈火焚烧,但他取经路上未受影响的细皮嫩肉也还是老样子,只是仍旧受不了那瀑布的寒气。


走到这了,周围的猴子,本就是妖怪,看到他的样子,大约是被他的圣光所扰,急急冲冲瞬间都躲得没影。


和尚早没了力气,目光里的沉淀等待,落在面前的桃源景色上。




好地方,好地方。




他想着那猴子被困在洞底之前,也是模样娇俏的,在猴子里称王,随心随性,一定是比之前自己见过还要霸道不羁。


泼猴修行路上就不受管教,以前在此地也定是不安分之类,还顶着大王的头衔,肯定会张扬横行,说不准拉了多少仇恨。




和尚轻轻笑了。




不过看他这些不知从哪里认的猴子猴孙,哪一个不是对他言听计从真心敬服。




臭猴子,他小声地叫。


放轻的落地声音。


高处一个修长身影的视线堪堪落在他身上,和尚眼里难掩还未收的绝望,仰头,那人的眉目都是朝思暮想的样子。


玄奘看着他,又见他跳下来到自己面前。


“你到这干嘛来的?”
臭猴子还是那副面孔。


“悟空。”,玄奘这样叫他。


“你说什么?”
猴子有点不耐烦地皱皱眉,“你哪儿来的?”


和尚却一动不动,只是怔怔看他。


“唉你这人!”


旁边窜过来的一只幼猴戳了戳玄奘有些僵硬的身子,想递个水果过去,却被猴王拦下来,悻悻又溜走了,像其它猴兄猴弟连看都不敢再看。




“罢了,不说便不说!就当你我有缘,这山里的东西你想拿什么直接拿便是。”






眉眼如画的男人垂着头,只能听到一个虚幻的沙哑声音,试探的期待的,像从远方传来,


“说话算话啊,有机会我带你去花果山玩,那儿的东西你随便拿。”


苦海里无法回头,逝者如斯……


忽的,他感觉一呼潮热逼近,抬头对上的是那猴子过分狡黠的笑,


“答应你了随便挑,怎么这么扭扭捏捏?”


“……?”


“死秃驴,说话啊看我干什么!”



他看着目光一片清澈的猴子,眼眸欲将弯起。






“一万年,太久了,老子才不愿意等。”


猴子不顾玄奘小心的力道,和被戴到他头上的金环,轻啄了他的嘴唇。


和尚眉间柔和,嘴角微扬念的是那猴子的名号。他眷恋这般短暂,无暇顾及也毫不在意唇上那一瞬的停留。
















—END—










最后,会有番外,大概qwq

评论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