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相思

【HPSS】云烟未逝

水草Violet:

作者:水草Violet


配对:HPSS


级别:PG


PS:人物死亡警告!


【一】罗纳德·比利斯·韦斯利


    哈利与金妮成婚的那晚,赫敏趴在我的怀中,一遍遍问我,如果当初没有答应哈利的请求,结局又会如何。


    我该怎么回答呢?过去的事情已无法改变,除了搂紧赫敏,不断安抚她的惆怅,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把金妮交给哈利,我是放心的。做了那么多年好哥们儿,我比谁都清楚哈利的为人,以及他那颗忠贞不渝的心。金妮是他最爱的女人,如今她成为了他的亲人,我知道他会好好珍惜她。


    没有人比哈利更懂得“珍惜”是何等沉重。


    曾经的撕心裂肺历历在目,那些几近崩溃的日子里,哈利几乎整日以泪洗面,金妮与赫敏——也许马马虎虎还能算上我——不知劝了他多少个日夜,我们差点放弃希望。好在哈利挺过来了,他终是坚强地鼓起面对生活的勇气,把自己锻造得像格兰芬多宝剑的利刃。


    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早已占据了哈利心中最深沉、最柔软的堡垒,世间再无他人能够取代。关于这一点,赫敏也知道,金妮也知道,韦斯利家的每一个人都知道。


   


【二】赫敏·简·格兰杰


    也许是那一晚又一晚大脑封闭术的授课,给了他们独处与相知的绝佳机会。当我和罗恩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哈利早已堕入情网。


    虽然同性恋在而今的英国不算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对于人口稀少的巫师界,这种爱情仍旧是不被看好的。古老的男性生子魔药据说早已失传,整整五个世纪以来没有人见到过那份秘方。


    因此,我和罗恩都试图劝阻哈利放弃这段感情。且不说他爱着的人比他年长二十岁,更重要的,那个人的身份,一朝为食死徒,便永远抹不去罪恶的标记,就算哈利不在乎,外界的猜忌与流言也足以把人逼疯。他们想要在一起,注定要经历一番苦难,并且时刻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


    然而哈利的态度令我大为震惊。他认真地凝视着我的眼,用毋容置疑的语气告诉我,无论未来会遇上怎样的艰难险阻,他都要定了那个男人。哦,我早该想到的,哈利是这般勇敢坚韧,他对于爱情理当如此执著。


    所以,当哈利带着一脸令人心碎的痛苦,祈求我和罗恩将他一忘皆空的时候,我颤抖得发不出一个音节,只是傻傻望着眼前的银色光芒,如同狰狞可怖的幽灵,在罗恩的杖尖轻盈起舞。


    直到很久之后,一个明媚的春天,我挺着孕肚坐在躺椅上随意翻阅书籍,这才恍然大悟:“一忘皆空”消除的,只能是记忆。而爱,是一种融于血脉的温暖,一旦镌刻入灵魂,便注定永恒。


   


【三】德拉科·卢修斯·马尔福


    疤头给院长平反的时候,英国巫师界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杀害邓布利多的凶手竟会是凤凰社安插在黑魔王身边的间谍。


    哼,愚蠢的疤头!早些时候到底是谁跳来跳去控诉“斯内普这个邪恶的食死徒”?现在知道后悔,晚了!


    院长的葬礼很简朴,并没有盛大的场面,也没有挤爆的围观群众。世界恍若黑白默片,压抑到窒息。


    傍晚时分,昏暗的天空忽然飘洒起绵绵细雨,参加葬礼的人纷纷归家躲避,很快墓碑前就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显然是我,而另一个,如果不是疤头我才会觉得奇怪。


    我双手抱膝坐在地上,默默看着疤头痴痴倚靠在院长的墓碑上,俨然依偎在恋人的怀抱里。


    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回。我德拉科·马尔福与救世主哈利·波特出现在同一地点,却并没有发生任何冲突。我们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只是恰好都与院长有关罢了。


    “德拉科,我们和解好吗?”疤头忽然问我。


    “和解?”我带着嘲讽无意义地反问道。


    “他救过你的命……”疤头说着话,听上去就像梦游。


    “不错,那又如何?”真是搞不懂这个白痴,院长救我的命,跟我俩和不和解有半西可关系吗?


    “我想,他不会喜欢看着我们针锋相对。毕竟我们都是他的学生,他对每一个学生又都是那么爱护。”


    我不得不承认,疤头说得很对。院长虽然看上去凶巴巴的,但外表冷血的他胸中却激荡着澎湃的温情。


    在院长的墓前,我与疤头握手言和。大概,也算得上不负院长的恩情了。


    哼,疤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我们院长那些不得不说的小秘密。


   


【四】佩妮·伊万斯·德斯礼


    刚刚搬到新居的时候,弗农、小达达和我都为布置新家而忙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大功告成,我慵懒地倒在沙发上看电视,弗农在附近一户邻居家串门,想必很快就会回来吧。


    “笃笃笃!”


    咦,这么有礼貌的敲门声会是谁呢?


    我打开门的时候,却见一个通体包裹在纯黑衣袍中的黑发男子,眼窝深陷,面容枯槁,但他的怀中却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和他憔悴的形象毫不相称。


    “请问你是……是你?”当我看清他脸上那可笑的大鼻子,我就认出了面前这个家伙。


    “我可以进去吗?”这个斯内普家的男孩疲惫地问我。


    出于礼貌,我强压下心中的不快,侧身将他让进了房。


    然后他说了一件让我头皮发麻的事情。


   


【五】达利·弗农·德斯礼


    哈利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男巫竟然也是可以生孩子的,只要吃了他们特殊的药就行。


    那个自称“斯内普”的怪叔叔,他居然拜托我们照顾他怀里的女婴,更劲爆的是,这孩子正是他为我表弟哈利·詹姆斯·波特生下的,最不可思议的是,哈利本人竟不知道自己喜当爹了!


    这都哪跟哪啊?


    “巫师界马上迎来一场战争,任何人都有可能死去。”斯内普先生面如死灰地解释,语气平淡得让人直想发慌。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了妈妈,妈妈在看到钱数的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嘶——六百万!”


    “这些,够孩子的抚养费吗?”


    明明是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话语,不知怎的,听得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呃……够够,当然!”妈妈换上了一副笑脸,我忽然感到她有点狗腿,但愿那是我的错觉。


    “如果一年后我没能来接她,就说明我不在了。”依旧是平静如水的语气,“我请求你们抚养她长大。”


    他看向我,黑眼中闪耀着压迫人的光泽,我不敢直视他。


    “哈利救过你的命。”他淡淡地提醒我道。


    “哈利……我妹妹的儿子……他也会死吗?”妈妈忽然哽咽了。


    “不知道。”黑眸中的光泽瞬间暗淡。我忽然感到心里一阵酸涩。


    “我们会好好照顾孩子的。”我代替妈妈给了斯内普先生一个承诺。我觉得,这是我补偿年少时欺负哈利的一个机会。


    “如果我死了,请不要告诉孩子她的身份,就说她是你们从孤儿院领养的,拜托!”


    好奇怪的要求。难道不该把孩子抱給哈利养吗?


    他似乎看出来我的困惑,于是补充了一句:“不要让哈利知道……这个孩子。”


    不要让哈利知道?我偷偷瞟了男人一眼,他眼底的悲伤仿佛具有勾魂摄魄的力量,我除了呆愣愣地答应他的要求,其余什么都说不出来。


   


【六】西弗勒斯·斯内普


    人死之后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你没有了肉体,像蒲公英一样在半空中飘飘忽忽,却一下子看清楚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我后悔当初的决定。我原本以为,隐瞒我和哈利拥有一个孩子的事实,会是保护哈利和孩子的最好方式,但现在我才知道,自己错得多么彻底。哈利在看完我遗留的断断续续的回忆之后,竟然恢复了所有被“一忘皆空”消除的记忆!


    我的自以为是,带给了我最爱的人无尽痛苦。每天漂浮在他身边,看着他痛哭流涕,我开始恨我自己,恨自己这么狠心,更恨自己连伏地魔都不畏惧,却在爱情面前成为一个懦夫。


    或许,一开始就把真相对哈利言明才是最好的做法。与其颠倒是非、互相误解,不如早点选择信任哈利的善良与智慧。我嘴角卷起自嘲的弧度。现在懊恼,还有用吗?


    是的,我成功熬制了生子魔药。这份秘方,是普林斯家族独传的,自然没有外人见过。尽管如此,那复杂到极致的配方还是给了我不小的挑战,我苦苦钻研了一个月,才成功制作出一瓶纯正的药剂。


    我难以抑制内心深处的疯狂。自从邓布利多告诉我,哈利体内藏着一片伏地魔的灵魂,因而必须死的时候,我的理智就已溃不成军。


    做成魔药的第二天晚上,我找了个借口把哈利请到了我的卧室。我不管不顾地与他融合,让他进入我的身体,在我体内剧烈冲撞,将他的气息烙印在我的生命里。我渴望着肉体的疼痛,唯有这样,才能让我真切地感受哈利鲜活的生命,抚慰我绝望的心。我一遍遍说着“爱你”,哪怕气喘吁吁、瘫软无力,都未曾停止倾诉我的爱。


    孩子是在邓布利多死亡的前夜出生的。一个很健康漂亮的女孩,脸型和鼻子像哈利,眼睛和嘴巴像我。看着我和哈利的女儿,我胸中第一次洋溢着暖暖的幸福。我把孩子抱在怀中久久不愿松手,我知道,该来的早晚会来,我情愿献出一切,只要我的宝贝能够一生平安。


    局势越来越无法控制,伏地魔的势力像雨后蘑菇一样膨胀。终于,在暑假的某一天,我给孩子施用了那个特殊的魔法,然后狠下决心,花光所有的积蓄,敲响了她仅有的血亲佩妮母子的家门。但愿,我的爱也能像莉莉一样,守护我的女儿不受伤害。


   


【七】哈利·詹姆斯·破特


    爱,凭谁来定错对?


    我曾沉沦于情海风浪许久,但我最终意识到,生活仍要继续,只有自己过得幸福,才对得起所有爱我的逝者,尤其是耗尽半生保护我的……他。


    我很少去想他,倘若眼前恍惚闪过他的容颜,我会强制自己把画面从脑海中抹去。我害怕回忆他,因为每次想起他,都是一番痛彻心扉。


    我最爱的人,承受了我的误解与愤恨,如今再也不能伴我左右。


    赫敏说得对,这是一段不应该有的感情。我本该是四处与他作对的詹姆斯·波特的儿子,他本该是看到我就冷嘲热讽的老混蛋。没有太多情感纠缠,便省去了剪不断的记挂,自然不会被爱牵绊,不敢放手一搏。顾虑得太多,到头来反而将彼此推入深渊。


我曾跨越山河、腾越万丈,为爱情、为正义,原是至尊无上,却到头来换得片甲不留。


还记得那个炙热的夜,浓重的悲哀浸透了地窖的每个角落,我和犹如他失去理智,一次又一次缠绵。他在我的身下破碎地呜咽,执念般喃喃着爱我。他不知道,那一句句呼唤,仿似一柄柄尖利的匕首,在我心头剜过一重重伤口。我如饥似渴地凝视着他,柔顺微卷的及肩发墨如乌檀,深邃的双眼宛若华贵的黑珍珠。


直觉告诉我,那晚之后,一定有什么发生了改变。


金妮是第一个发现我那小小怪癖的。“哈利,你有没有发现,自从斯内普教授离去,你总是喜欢盯着黑发黑眸的人出神。”她一脸平静地告诉我,就好像一切与她无关。


“对不起,金妮。”我惭愧地嗫嚅,“我……我总是忍不住想他……”


“我懂。”金妮向来善解人意,有的时候,她在我眼中不仅是温柔的女朋友,更是慈祥地安抚我伤痛的姐姐,尽管她比我年轻。这样的女孩,叫我如何不珍爱?


西弗,我拥有了温馨的家庭,你在天堂,想必是很欣慰的吧?


战后十年,又是一个开学季。作为黑魔法防御术教授,我照例沉默地坐在教授席一角,默默打量着台下稚嫩的脸庞,顺便在黑发黑眸的孩子身上多停留几眼。


很快,我的目光便定格在一个高挑的女孩身上。梅林啊,除了俊逸的脸型、精巧的鼻子以及整齐的牙齿,她和西弗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柔顺微卷的及肩发墨如乌檀,深邃的双眼宛若华贵的黑珍珠。


“维多利亚·莉莉·普林斯!”弗立维副校长的声音微微颤抖。


我无需思考那与我一模一样的脸型代表了什么,也并不为巫师界出现了被分到格兰芬多的普林斯而奇怪。我的思绪游游荡荡,翩然辗转至六年级的那个圣诞节。彼时,岁月静好,我与他面对面坐在地上,一边悠闲地拆着圣诞礼物,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谈天。


“哈利,和我在一起,后悔吗?”


“怎么会呢?”


“我不能给你生孩子。”


“没关系的,西弗。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别无所求。”


“你说,如果有个孩子,你会给宝宝取什么样的名?”


“这个嘛……是女孩就叫‘维多利亚’……”


“也不嫌老掉牙。”


“你不喜欢吗?”


“我可没这么说!你喜欢就好,哈利。”

评论

热度(64)

  1. 绾相思⭐☆水草★Viole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