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相思

【巍澜】重逢(上)

最近沉迷于镇魂无法自拔,这篇文相当于对剧版镇魂某些片段的扩写吧,原著小说才刚开始看,其中会加上某些“暧昧”的片段(你懂的),我写文比较慢热,不要嫌弃。

惯例,ooc请原谅!
————————————————————————

沈巍在龙城大学的教学楼下望见赵云澜的那刻,沉寂了一万年的心便猛然跳动起来,他差点克制不住自己而失了态,握紧的手迟迟没松开。他知道是遭人算计了,却又拼命地找借口:你看,这样不是很好吗?你终于有资格靠近他了,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着他、保护他,不再是躲在暗处一边发疯的想念,一边残忍的压制本性,将自己的内心翻搅得血肉模糊。

“我姓赵,先生贵姓啊?”

“免贵姓沈,沈巍。”

“沈巍……”面前这人犹豫了一下,沈巍整个心都抓紧起来,他想是不是这人想起了什么,眼睛不自觉闪动了几下,期待的望着他,“好名字啊!”嘴角向上扬了扬,明知是这样但内心仍掩不住失望。轮回了这么多世,沈巍还是以前的沈巍,而昆仑却早已不是以前的昆仑了。

“这是我的名片,咱们有空再聊。”赵云澜察觉到对面这个沈教授似乎隐瞒着什么,笑着递出名片,他想会不会是与这起案子有关,但又不像,因为这人从刚出现便给他一种熟悉感,尽管他确信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从未见过这人。“好。”沈巍左手来回捻着名片的表面,贪婪地感受着上面的温度,右手伸出与赵云澜相握。

赵云澜点头准备抽手离开,却没能挣脱开,疑惑地回头便撞进了沈巍那深沉的眼神里,刚想探究里面裹藏着的情绪,沈巍便低下头将手松开来,这时他便对沈巍上了心,也知道了他始终隐瞒着什么东西。

望着赵云澜远去的身影,沈巍牢牢将那张名片握在手里,眼眶不由自主泛红,翻涌的情绪让他努力吞咽了下去,他不能靠近他。

某日,龙城大学内,赵云澜明明是特意来这里监视自己,被发现后却表现得妥当无比,沈巍自然配合着装作不知情。“说真话,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沈教授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原本微笑着的他瞬间放平了嘴角,赵云澜含着棒棒糖仍旧没心没肺地笑着,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谁知道呢?也许以前真的见过吧。”捏着手提袋的带子越来越紧,他知道赵云澜最近对他十分感兴趣,千方百计用各种方法来接近他、试探他,这人就连眼角的笑纹都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却仍要保持一副正经温和的面孔与他徐徐交谈,他觉得一直这样下去恐怕自己会彻底疯掉。

深夜,刚将自己的老师送上车,沈巍一抬头便看见在路边蜷成一小只坐着的赵云澜,走近后四处望了望很明显只有他孤身一人,“赵处长?”模糊中听见有人叫他,赵云澜挣扎着仰起头,“你怎么坐这儿了?”却实在没力气说话只挥了挥手,“你哪儿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见此沈巍越发着急,蹲下身更靠近了他一些。

“老胃病了,你送我回家吧,家里有药。”愣了一下,沈巍眼神游移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好,来。”将人扶起一把揽在怀里,赵云澜借势将大部分力量放在了沈巍身上。这人身上的温度隔着衣料对于沈巍来说也滚烫无比,装作不经意却抱得更紧了一些,他是他等了一万年的光啊。

车内,赵云澜难受的靠在了沈巍的肩膀上,瞬间身体整个绷紧,沈巍将他的头扶正,又见他难受地找不到舒适的位置,轻叹了口气,向他那边移了移,将他的头轻轻放在肩膀上。低头,入眼的便是他那头柔软的头发,还有因为难受微微抽动着的鼻翼,赵云澜喉咙里发出时不时的咕噜声,像是受伤的小兽暗自委屈地舔舐着伤口,让沈巍整个心都融化了。表面上还是一副正常的神色,右手揽住他的身体轻轻拍着,“就快到了,再坚持一会儿。”“嗯……”不知赵云澜听进去多少,用鼻音回答着,头在沈巍肩颈处蹭了蹭,整个人越发往他那儿靠去。

“嘶——”颈侧传来的酥麻让沈巍吸了一口气,他的耳朵整个已经红了,眼睛瞪大盯着赵云澜头顶,身体却仍挺直着方便他的倚靠。自己果真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不容易进了家门,沈巍搂着赵云澜的腰将他放在床上,转瞬整个人又缩成了一团,显得弱小又可怜。四处看了看,入眼皆是杂乱的摆设,“你的药放哪儿了?”只得询问眼睛紧闭的这人,“记不大清了,你看看冰箱吧。”

一打开,沈巍便被一股刺鼻的异味逼得用手堵住鼻子闭上了眼睛,这人平日里到底过的什么生活?叹了口气压制住自己的怒气,“你平时都吃什么呀?”“前天吃了火锅,昨天和朋友喝了两顿大酒,今天还没吃,但喝了一下午的茶。”从冰箱里拿出的牛奶早就过了保质期,沈巍觉得赵云澜真的很有气人的本事,“难怪你会疼成这样,就该让你疼死算了。”赵云澜配合着抽气出声,一副越发难受的样子,果然沈巍很快又转身找起了药,身后的赵云澜偷眯着眼睛勉强笑了笑,他就知道沈教授会心疼他。

“我去给你烧点热水。”接过药,赵云澜打开就准备吃,“不用麻烦了,直接就着口水就吃了。”气得沈巍直接从他手中将药夺了过来,白了他一眼,咬紧了牙关,不出一言走向了厨房。赵云澜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神情,自己这是惹沈教授生气了?微张着嘴看着他的背影,心底却闪过一丝暖意。随后,胃部疼痛舒缓带来的疲惫渐渐席卷了他的神经。

“赵云澜,赵云澜,起来吃药了。”沈巍端着水和药过来时赵云澜抱着双臂已然入睡,他轻轻推了推他,却见他皱了皱眉翻过身背对着了他。这小孩子的脾性让沈巍有些无可奈何,只得顺着他,将他的鞋脱下后,瞧见他腰间露出的一小截粉嫩的皮肤,暗了暗眼色,将他的衣服扯了扯,无可避免的触碰到那光滑的地方,似是察觉到痒,赵云澜呢喃出声,沈巍很快将他的被子扯开将他整个人裹上,捻了捻被角,防止他掀开。

将房间收拾干净后,沈巍坐到了床边,此时赵云澜已经翻身横躺在了床上,睡得很是香甜,嘴唇还无意识的颤动着,引得沈巍控制不住的伸手缓缓在上面抚摸。

“嗯……”指腹突然被一阵湿软抚过,沈巍手惊得一缩,是赵云澜的舌尖从唇齿间滑过,勾得沈巍心波荡漾。

“赵云澜……”沈巍低声唤着他的名字,饱含着万年来不为人知的深情和克制,胸前佩戴着的魂火发烫起来,沈巍抬手放在胸前,俯身轻轻将唇印上了赵云澜微启的唇上,却也只是一触便分,身体紧绷着难以克制颤动,紧咬着牙关眼眶又泛了红,他强行克制住让赵云澜属于他的渴望,一万年来都这样过去了,可这次不一样,他光明正大出现在他身边,第一次靠他如此之近,他对他的渴望前所未有的猛烈。

赵云澜……昆仑……希望你还记得,我们有约。